​“芋头蛋糕”是怎么做大做香的

深秋时节,家家户户收挖芋头,一片繁忙景象。联合社大院旁边的麦场上,停着七八辆收购芋头的大货车。算账、付款、过磅、装车……卖完芋头的农户数着红彤彤的钞票,个个喜形于色、笑逐颜开。不消说,今年又是一个好收成。

原载于《农村青年》2020年第12期
文/黄玉玺

河南省南阳市黄台岗镇禹王村。

深秋时节,家家户户收挖芋头,一片繁忙景象。联合社大院旁边的麦场上,停着七八辆收购芋头的大货车。算账、付款、过磅、装车……卖完芋头的农户数着红彤彤的钞票,个个喜形于色、笑逐颜开。不消说,今年又是一个好收成。

走进联合社收购点,笔者和几位菜农唠起家常。“哎,咋说呢?真是得特别感谢生全,要是没有他,我们都不知道种啥能挣钱。没技术啊,别说脱贫致富了,连路都摸不着。”“是哩是哩,生全这娃儿不赖,我这田地撂荒多年,要不是他领着干,哪能来这钱哩?”“三爷,你光嘴上说不中,得给生全买酒喝啊。”几个农户相互打趣着。

大家夸赞的人,就是村里的致富带头人、村主任周生全。

图片
禹王村日常村务

考  察

禹王村是个很有年头的村落,古色古香、雕梁画栋的老房子比比皆是。禹王村也曾是个远近闻名的穷村,有1062户,4218人。在2015年打响脱贫攻坚战之初,全村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占了一半以上。后来虽说经过产业、就业帮扶和退耕还林补贴等动态调整,但仍有特困人家近百户。

豫南农村,人多地少,向来守旧,这是造成贫困的主要原因。过去,这里一直以种植传统农作物为主,效益差,收入低。十多年前的周生全和大家一样,种植小麦、玉米、杂粮等传统谷物,收入微薄,家里的一切开销全靠卖粮所得,日子过得紧紧巴巴。啥时候能摘掉穷帽子啊?大家经常端着饭碗蹲在麦场上议论。靠种地,没地;靠打工,没本事。苦日子里你借我、我借他,这不是常法。

年轻气盛的周生全是个不服气的主儿:人均土地少,靠种植传统农作物脱贫致富显然不可能。为啥不能种点别的来提高土地产出、提高农副产品的附加值呢?如果可以,村里的土质、土性又适合种植啥?他觉得,一定要搞一搞,想出个法子,因为现在过的日子不是咱想要的。

打定主意,他悄悄行动,自费往全国各地走。河北沧州的鸭梨基地、山东的葱姜蒜交易中心、湖南永州的生态大米农场、青海和甘肃的土豆市场,一去便是一个多月。嘴勤信息多,每到一地,他见人就问。无论农户、经纪人、农场主、收购商,他都要细细地“盘问”,问土质、问亩产、问种子、问价格、问行情,甚至连收购商的利润都问,俨然一副不问出个什么死不罢休的样子。

走了一圈,心里有了底,但还是拿不定主意。他索性就从西北直奔延安,打算沿西安路线返回。又经过向大小专家、土洋专家多番请教,他觉得禹王村的水土条件适合搞蔬菜种植,准确地说,适合搞根茎类蔬菜种植。

躺在延安市郊简陋的招待所里,脑海里回想着一路走来的不易和收获,打算着回村如何开始。“一条条沟来一道道梁,哥哥他打工去了远方,月牙牙半弯照上我的床……”远处飘来高亢苍凉的陕北放羊调,嗓音如剪断喉咙般的破哑,惹得他心里一阵刺辣辣地疼。干,死活也要干出名堂!这一刻,他下定决心。

初  战

赚得赔不得。为了保险起见,他先引进新品胡萝卜和土豆作为春秋轮种作物进行试种。自家田地不够就租,村里撂荒的田多得是。秋季,他试种的40亩土豆喜获丰收,取得良好的经济效益。一炮打响,村民看着黄澄澄的土豆堆了半个麦场,个个羡慕嫉妒。在他的引领带动下,全村大部分人加入蔬菜种植队伍。

俗语说:人勤地不懒。田地跟人一样,是有感情的,不伏下身子踏踏实实地付出,一样没有好的收获。种田最忌讳瞎种、晕种、乱种。不得不说,侍弄土地这么多年,周生全是个有心人,懂得怎样才能种好地。他到书店买了很多农业科技方面的报刋杂志,还专门买了一套有关胡萝卜、土豆种植的技术丛书。田间地头、早晚炕头、饭前饭后,只要一有空,他就“钻”书本。

“生全哥,我那个胡萝卜叶子咋发黑了?你给我瞅瞅。”“生全,赶紧看看我那土豆,秧子疯长,是不是得了疯秧病了?”凡是跟着他种植的农户,都视他如宝,早早晚晚地上门求教。

也有人闲看笑话,对他冷嘲热讽:“猪鼻子插葱,看你装啥大象哩!”“哟,烧得不轻呀,识字不多,还能看书啦!”“生全,你这是准备考状元,当陈世美哩?哈哈哈哈……”

周生全心无旁骛地钻研种植技术。他渐渐明白:胡萝卜和土豆虽然都属于同季种植的根茎类作物,但各有特性,各有喜好。比如胡萝卜,喜欢深厚、疏松、排水良好的沙壤土。土豆则是性喜冷凉,喜欢低温、凉爽、湿润的土壤环境……

他经常吃住在田间,慢慢总结出一套蔬菜种植心得。他手把手地教其他农户,自己不会的就翻书本,书本上没有的就走村串户请教有经验的老人。硬是靠着摸索出来的土办法,他解决了大家在田间管理上的一道道难题。

图片
禹王村的红萝卜种植田

变  通

近年来,随着形势变化,胡萝卜、土豆市场总量饱和,出现了“丰产不丰收、增产不增效”的情况,“卖出难”困扰着农户。

很多种植户产生了放弃心理,理由很简单:卖不出去还种它干啥?干脆啥也不种了,田荒了就荒吧。周生全的思维却不一样,第一时间考虑的是改种别的作物。他又开始自费考察。

这次,他得益于爱看央视农业农村频道农经栏目的习惯,知道南方芋头种植面积大,市场销售火爆,就马不停蹄直下两广和福建。当亲眼目睹海了去的芋头种植面积、市场的求购和餐饮业的需求,他定了心:搞芋头种植!

豫南地处以秦岭分界的伏牛山脉之南,按地理位置划分应属南北交界之地,少量农户种过芋头。他先试种10亩品种白芋,当年亩产产值达到6000元。由于芋头有药食同源功效,兼之口感润滑,一万多公斤芋头投放市场便销售一空。在他带领下,种植户纷纷跟进,当年都实现良好的经济效益。

哪知道两年后,芋头的销售又遇到问题。一是由于大面积种植,本地市场几近饱和,不但价格上不去,还出现滞销;二是销售渠道不畅,没有找对买家,没有打开域外市场。

面对大家的忧虑和不安,周生全一边安抚情绪,一边利用电话和网络联系外部市场。同时,他召集大家坐在一起,仔细分析总结,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品种低劣、生产分散、信息不灵、销售渠道不宽,捏不成“拳头”,也就形不成规模。“这就是我们的劣势。”他说。

图片
禹王村的红萝卜种植田

他决定变通,将全村和周围村子的芋头种植户联合起来,引进“红香芋”和“荔浦芋头”等优良品种,走统一种植模式、统一技术投入、统一产品销售的路子,增强禹王村芋头的市场竞争力。经过多方努力,他牵头成立了“禹王村芋头生产经营联合社”,当年就有300多户自愿加入,并实现每亩比原来增收800多元的明显成效,初步实现了农户分散小生产与千变万化大市场的有效对接。

为了把小芋头做成大产业,惠及更多农户,他又组织成立了专门的销售队伍,利用网络建立蔬菜产销信息中心,成功注册“禹王”商标,提高了芋头的含金量,拓宽了销售渠道。

联合社与全国多家销售企业和农产品加工龙头企业建立固定联系,实行“合同种植”,规避了种植与市场风险,保证了农户的稳定收入。在芋头收获季节,日交易量高达400多吨,交易额达90多万元。如今的禹王村芋头生产经营联合社已成为集新品引进、技术指导、种植管理、运输销售于一体的大本营、司令部。

带 飞

周生全的实干精神和辛苦付出感动了大家,也切切实实带动了群众脱贫致富。作为党员,他为禹王村以及黄台岗镇群众早日奔小康起到了示范带动作用。在2017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他当选为禹王村村民委员会主任。

“村主任不是什么官,兵头将尾一个。也不是什么风光人物,就是村民的领头人、率领群众一起干的‘领头雁’。”他说。

他深入村民中间搜集和探讨蔬菜种植中的实际困难,及时向镇政府反映群众的呼声。他通过各种渠道向镇、区、市各级政府要政策,为禹王村争取了“旱田机井浇灌”“农田水利设施改进”等项目。这些项目的成功实施,给禹王村群众带来实实在在的生产效率和经济效益。

种植蔬菜需要浇灌。为了节约用水,特别在土豆发芽期要考虑土壤湿度、温度,他苦思冥想,经过田间的反复调试、测量试验,终于在“滴灌节水技术”的基础上,改良“发明”了一种“滴管浇灌法”:利用节水型微孔滴喷塑料管,微水雾洒进行保墒。此法一经运用,效果良好,既节约了水资源,又改进了种子发苗期的土壤环境,提高了出苗率,获得推广。

禹王村的蔬菜种植效益高了,农户富了,名气大了,前来参观学习的人多了起来。目前,禹王村已辐射带动周边三个乡镇十多个行政村的农户种植蔬菜;联合社每年接待慕名来访者四百多人次。

通过多年的摸爬滚打,周生全明白一个道理:青年是生力军。“现在村子里很少有青年的身影了,而能够留下来、踏踏实实扎根的青年是村子发展的希望、非常宝贵的财富。”

图片
芋头收购商正在装包

他组织村里种植蔬菜的年轻人一块儿干,一块儿讨论蔬菜生产的联合开发。几年来,他在本村和周边乡镇村组先后组织三十多场蔬菜种植技术讲座。他愿意毫无保留地把技术和经验传授给青年,愿意和青年一道带领群众共同致富。在他和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禹王村的贫困户通过种植蔬菜全部实现脱贫。

在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大好形势下,周生全有了更大的野心:利用现代网络的便捷高效性,创建网络生产销售联合体平台,进行蔬菜产业化经营,实现规模效益,把禹王村的蔬菜种植这块蛋糕做得更大、更香。

来源:农村青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