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想去的地方丨衢州盈川,一座城的古典与活力在此相遇

最想去的地方丨衢州盈川,一座城的古典与活力在此相遇

衢州作为江南连通内地的交通重镇,自古水运发达,境内河网密布,衢江千帆竞逐,沿岸人文历史底蕴深厚,千年古村落“盈川”就是沿岸一颗璀璨的明珠。这一带,有灿烂而神秘的古文明,有名垂千古的“杨盈川”……而今,随着“空港新城”建设的铺开,曾一度略显寥落的江面重现船来船往的景象,衢江区这座新城安上了新的发展引擎。

大地的血脉

钱塘江中上游千年“黄金水道”全线贯通复兴,是在2019年1月,浙江省11市均实现了“通江达海”。

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国土上,有大小天然河流5800多条,如神经末梢般劈开山川、冲向平原,一路滋养、一路哺育,生生不息汇入大江大河,最终向东奔涌向大海。

在内河已开辟航道的10万多公里里程中,有7万多公里可通航机动船只,在1.8万多公里海岸线上,深水港湾拥抱陆地,水陆相连,实现内河航运与航海时代的时空连接。

钱塘江,古称“浙”,全名“浙江”,为浙江省名来源;衢州,地处钱塘江上游,浙闽赣皖四省通衢之地;衢江区,位于钱塘江干流衢江沿岸,2001年撤县建区,一座熠熠生辉的临港新城;盈川村,镶嵌于衢江北岸,地名自唐武则天如意元年(692)起沿用至今,是浙江省第一批千年古村落。

庙山尖土墩墓发掘出的青铜剑。

如果说河流是大地的血脉,自古人类逐水而居、沿水而兴;那么内河航运就是血脉跳动的力量,千百年来像纽带将内陆腹地牵引向沿海地区,从高原到山川、从山川到河流、从河流到平原、从平原到大海,从大海抵达世界。

在时空转换之间,水的推动力与永远滚滚向前的历史一致,从未停止。无论是长江、黄河两大母亲河,还是人工开凿的京杭大运河,河流发源之地,孕育着文明先机;河流汇集之处,滋养着中华文化;河流所向之地,提供着发展动力。

一眼三千年

衢州至杭州的水道,汉朝开通、唐朝完善。流淌过衢江区境内的航道,贯穿了钱塘江上游航道20多公里,港区全部建成后共设24个500吨级泊位(水工结构按1000吨设计),40多万辖区百姓,奋斗在衢江两岸。

遇见衢江区,最好的路径是从江开始。

从安仁铺船闸衢州服务区,过乌溪江大桥,走沿江公路“诗画风光带”向东一公里左右,孟姜塔矗立于江边。该塔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至今已440多年。这座塔是否与“孟姜女”有所关联已无从考证。离孟姜塔不远有数处起伏的土坡,沿江、朝西,西周时期高等级的墓葬群正在有序发掘中,遥遥相望江对岸,即是在晨光中脉动的衢江新城。

在同一辖区境内两年前已发掘的庙山尖古墓,同属西周时期,出土的玉器,精美凛冽;青铜利剑刻印龙纹,闪烁着三千年前的寒光,锐气逼人。因数处西周古墓出土文物的高等级与纹饰特征,考古方推断墓葬群主人为越国早期上层贵族。

一眼三千年。

三千年前,是谁手执青铜利剑,金戈铁马护国为家;是谁满缀环佩玎珰,步履轻盈歌舞摇曳;又是谁清泪涟涟,诀别故人长辞天涯?我们已不得而知。

我们所知的,是一位叫杨炯的诗人,与王勃、卢照邻、骆宾王并称“初唐四杰”。他的故事,徜徉在一个叫盈川的村庄。

月满前川思杨炯

盈川,与大多沿江小村庄一般,水源充沛、视野开阔、田野肥沃。“盈川”地名自唐武则天如意元年(692)设“盈川县”至今,已沿用1300多年。

杨炯任盈川县首令,最终卒于任上,他的死,可谓悲壮,在任期间遭逢大旱,一连数月,滴雨不落、江河干涸、遍地焦土,向苍天求雨不成的杨炯“投潭自殉,以慰上天”。相传他投潭之后,天降甘霖,百姓从灾年中永远记住了他。

“杨炯出巡”祭祀仪式现场。

一千多年过去,得益于水利枢纽的兴修,人们懂得敬水、惜水、调水,杨炯的故事相传至今,每年农历六月,盈川村百姓自发举办“杨炯出巡”仪式。史书中对杨炯的记载还有“酷吏”的说法,然而从他所作的诗句来看,已然笃定他的文品。

“初唐四杰”之所以为“杰”,是因为他们的诗作一扫齐梁以来的浮艳纤弱之风,一举革新为清新刚健,上至宫廷、下到市井,近至楼台、远到边塞,他们笔力强劲、快意放歌,为唐诗三百年风雅盛世开辟了坦途。

杨炯以边塞诗著名,《从军行》中云:“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此等“投笔从戎”的壮志豪情应对了他后来为民投水的刚烈之举,送友人赵纵时,杨炯恨不能将天下所有至纯至真之物类比友情,《夜送赵纵》云:

赵氏连城璧,由来天下传。送君还旧府,明月满前川。

美玉与明月,圣洁无瑕,有友如此,夫复何求?

每年“杨炯出巡”之时,锣鼓声起,当地百姓抬着杨炯塑像走街串巷,沿途民众合掌祈福,过盈川古街,远眺江面,最终落于杨炯祠。

千年咏流传的,有诗意、有文脉,更多的是百姓对美好生活的感激,企盼风调雨顺、年岁顺意。

在盈川古渡思杨炯,月明星稀、翠烟微起,耳边拂过的,是千百年来从未停歇过的风。

当一艘轮船驶过盈川

盈川古码头,为三江交汇处,江面宽广,至今保留着古渡石阶。闭目聆听,有水花撞击岩石时的碎裂声,经水浪千年冲刷,石阶断口圆润,边沿布满青苔。

千年前人们从这里上岸,彼时盈川县为商贾重地,人气繁盛,水面船舶穿梭来往,江岸屋宇井然有序,街道商铺鳞次栉比,过往行人熙熙攘攘。

无论是唐朝的盈川,还是今天的盈川,都是依江而兴,百姓安居栖息的家园。自“空港新城”建设铺开之后,江面船来船往,衢江区这座新城安装上了新的发展引擎。

20多公里航道,自筹划、审批、建造、投产,历经了严谨而科学的筹划。河道疏浚、水利防洪、景观节点、古迹留存、项目布局,万事俱备之后,衢江港大路章作业区1期于2018年开工,目前已投入使用。

当一艘艘轮船驶过盈川,一座城的古典与活力,在这里相遇,向东,可延伸到京杭运河、杭申线、杭平申线、杭甬运河等多条主干航道,抵达杭州、嘉兴、湖州、绍兴、宁波;向北,可至江苏、上海、山东等地。

货轮满载水泥和化工原料等大宗货物,以数量大、物流成本低、质量好等优势从内陆腹地顺流而至广阔的长三角地带;同时,煤炭、铁矿石、纸浆等原材料也以更低的价格逆流抵达衢州。

“城镇缘水而建,经济沿水而兴”。通衢之路由“海、陆、空、铁”联运交织,实现“山海相连天地广、一江两岸潮平阔”的山海相连。在祖国的辽阔疆土上,又一个沿港城市,沿着新时代的发展方向,稳步前行。

来源:学习强国浙江学习平台 衢州日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