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老樟树

一棵老樟树

作者:杜一岳

每次回故乡杜泽,都要去铜山源水库大坝底的一段河堤。不为别的,就想看那里的一棵老樟树。

贵为江南风情小镇,杜泽吸引人的景观自然多得目不暇接,老街,古塔,以及铜山溪两岸风光。老街有百年店铺,百年美食;古塔有催人泪下的爱情故事,挥之不去的绵绵乡愁;铜山溪两岸有小桥流水人家,人工湖泊铜山源水库。真可谓,浙西古镇众多,唯有杜泽风景独好。

可我,为什么偏爱看一棵老樟树?

先来见识一下这段河堤吧。和杜泽其它地段的河堤一样,这段河堤没有自己的学名,杜泽人管它叫“上面大坝”。安居在铜山溪西岸,紧依铜山源水库,从青年渡槽往下延伸到下东门桥头,长不过千米。河堤上没有别的高大植物,只有一排老樟树。从上游往下数过去,依次排列着12棵,其中11棵枝繁叶茂。每棵老樟树上都贴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各自的树龄。年长的已经400多岁高龄,年轻的也转过200多个年轮,树树堪称植物大千世界的寿星。站在铜山溪东岸望过去,这些老樟树偌大的树冠像一团团青烟,轻轻缭绕在河面上,千年杜泽因此倍增了几分古朴和典雅。杜泽能跻身浙西古镇之列,除了老街,古塔,自然不能忽略这些老樟树的存在。试想,杜泽之外,那些号称千年古镇的,有几处能有这等风情的河堤,这般模样的老樟树。

一棵老樟树

我念念不忘的这棵老樟树就长在这段河堤上,是12棵中的一棵。从上往下数,它排在第5棵;从下往上数,它排在第8棵。这是一棵什么模样的老樟树?没有枝条,没有绿叶,只剩下光秃秃的一根躯干。如果要和其它11棵老樟树论地位,它只能永远排在末位,因为没有枝叶,再也不能有向上的奋发;论尊卑,它只能永远屈居晚辈,因为没有根须,再也不能有年轮的增长。在很多人眼里,这棵连生命都不存在的老樟树卑微而且怪异。更因为它的卑微,很多人甚至对它不屑一顾。

一直以来,我也持有同样的态度,认为这棵老樟树于景于情都没有存在的意义。直到有一天,偶然间听到发生在它身上的故事,我彻底改变了自己随波逐流的看法,对这棵枯萎的老樟树肃然起敬。

那是一个西风渐紧的冬日,天带点灰蒙,为了排遣心头无名的惆怅,我沿着铜山溪东岸缓缓走向铜山源水库。人在情绪低落的时候,对周围卑微的事物特别敏感,对岸这棵枯萎的老樟树,这时引起了我的怜悯,冥冥中总觉得有种种的不同寻常,藏在它毫无表情的枝干里。于是,我停住脚步,向路人了解它的过去。一位耄耋老人告诉我,从前,由于生活条件不好,乡下人家的孩子小病小痛多,又请不起郎中,为了增强孩子抵抗病魔的力量,就去村口,河边,拜一些老樟树做老爹,祈求自然界的力量来保佑孩子们。拜老爹时少不了一道环节,孩子的家人会在老樟树底下点香烧纸。这棵老樟树被杜泽地方上不少的孩子拜为老爹,经常遭受烟熏火燎,日子一久,便一寸一寸慢慢枯死了。老者的话轻描淡写,我的心底却随着他平缓的讲述泛起一阵又一阵痛楚。原来,这棵无人关注的老樟树,并不是自然老去,而是在给无数的祈灵者以精神慰藉的过程中慨然献身。这是一棵多么非同寻常的老樟树,它和人类之间有着生命层面的关联。

于是,我毅然折身,越过铜山溪,第一次贴近它,观察它。整棵树已经被人锯割过,没有了树顶,也没有了枝条;20来米高的躯干上,留下3级树杈;人够得着的地方树皮已经片甲不留,人够不着的地方则寄居着几丛零星的野草。裸露的躯干上同样贴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树龄 200年”四个醒目的大字。我一遍又一遍上下抚摸着粗糙的树身,竭力想通过肢体的接触感受它曾经的痛楚。然而,用尽心力,也没有从老樟树身上获得一点回应。我失望了,以为不可能从老樟树身上有任何特别的发现。但我不甘心,将要离开时再一次回头看了它一眼。这回,我终于看清:老樟树裸露的躯干上,无论阴面,阳面,一道道被风雨吹打出的裂纹,长长的,细细的,全部垂成笔直的线条,一齐朝着树顶和天空的方向奋发向上,那昂扬的姿态充满了刚劲和力量。

我震撼了,原来,这棵枯萎的老樟树,身已死,魂犹在!

从此,这棵老樟树,在我的心里不再枯萎,不再卑微。它,既长在故乡的河堤上,也长在我的心坎上!

来源:巽风杜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