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巽峰塔

思念巽峰塔

作者:杜一岳

老樟树之外,故乡另有一处奇异风物独步衢北,令我难以忘怀。这处风物,便是巽峰塔。

思念巽峰塔,因为它景象万千。

巽峰塔,坐落在衢江区杜泽东南方一里开外的塔山顶上。这里,汇聚了江南小镇所能拥有的各色美景。俯视脚下,清澈如镜的铜山溪,墨绿的溪水环绕着塔山微波细澜。瞭望对岸,天宽地阔的古田畈,金色的稻浪伴随着熏风轻歌曼舞。环顾四野,星星点点的村社人家,丝丝缕缕的炊烟缭绕于青砖黛瓦。巽峰塔,恍若置身于色彩斑斓的江南风情长轴。

思念巽峰塔,因为它气度超然。

近处的山水,远处的田园,共同勾勒出一幅美丽画卷,而巽峰塔,便是这幅画卷里最美的主角。

立于塔山之巅的巽峰塔,高32余米,上下七层,左右六面,身姿挺拔。砖砌而成的塔身,状似楼阁,面如白玉,仪态端庄。而直指苍穹的塔尖,一飞冲天,欲与云霓相接,更是气势磅礴。对此,《铜峰杜氏家乘》专门撰有一首七律大加称赞:“回澜砥柱障东南,文笔高标插太空。写就天章腾彩凤,指程去路奋飞鸿。金凤拂槛横清籁,玉魄当峰竖绿丛。云外飘香先得惹,举头咫尺是瞻宫。”

思念巽峰塔,因为它身世非凡。

出版于1935年的《衢县志》这样记载:“巽峰塔,一称杜泽新塔,在北乡四十五里杜泽,清康熙三十四年土人鸠赀众建。” 被列入该县志的域内古塔有天王塔、孟家塔、柯山塔等七座之多,相比之下,对巽峰塔的着墨较少,但字里行间透出的历史信息非常丰富,细品之后,可以从中解读出巽峰塔身世的多重层面。

首先,它告诉后人这座古塔修建于太平盛世。康熙三十四年(1695),正是康乾盛世的开端时期,国家开始逐渐步入强盛。彼时,地处江南的杜泽更是天时、地利、人和皆得,人力、财力、物力俱丰,因而,人丁和百业无不繁盛于一时。古话说:太平修志,盛世修塔。发达于人的杜泽先人,修塔颂世便是很自然的一种行为。其次,它载明这座古塔修建的主体是普通民众。不同于佛教浮屠,巽峰塔由当地乡民自发聚集资财、合力共建,这是一座完全依靠民资民力建成的民塔。对此,当地也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佐证《衢县志》的记载:当年为了修塔,以杜氏族人为主,其他姓氏共同参与,全镇数千老少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历时一年有余方才大功告成。

古人修塔,皆有缘由,有的为了求保佑,有的出于镇妖魔。巽峰塔缘由如何?民国《衢县志》未有提及,《铜峰杜氏家乘》也不曾留言,杜泽民众却自有一说。

杜泽地处铜山源和双桥源的交汇点,良田千亩,物产丰饶,数百年来富甲一方。传说擅长堪舆之术的杜泽人太公通过地理踏勘,发现杜泽风水尚有美中不足,主要表象是整个地形像一艘船。一旦遇上涨水,这艘船就会被洪流冲到下游,一同冲走的还会有绝佳风水。如何避开洪灾、让风水长留?杜泽人太公根据地形,想出了造塔固船的妙计,即在杜泽下游古田畈东西两侧的山上各造一座塔,用塔作篙,竖插在船的两头,以此来固定住这艘漂在水面的船。于是,举全镇之力,在东边造了一座白塔,就是今天的巽峰塔,在西边造了一座红塔。可惜的是,红白两塔身世相同,命运迥异,红塔建成后不久便遭雷击倒塌,仅给后人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杜泽人修建巽峰塔,最初的缘由极为现实,就是为了定住风水。可见,巽峰塔归根结底还是一座风水塔。

思念巽峰塔,因为它命运坎坷。

巽峰塔建成之后,长期以来,一直被杜泽民众视为自己家园的守护神,人们对它寄予了保家卫园的殷切希望,特别是红塔倒塌之后,更加得到古镇人们的珍爱。常言道:日久生情。塔佑着人,人依着塔,长此以往人塔之间超越物我两界的深厚感情油然而生。在古镇人们的心中,巽峰塔已成为一座精神支柱,男女老少无不希望它永远矗立在塔山之上。

然而,愿望再美好,总有不幸随意外不期而遇。300余年来,巽峰塔遭遇过无数次的雷电暴击,身上伤痕累累。2010年5月,历经风吹雨打的巽峰塔终于未能躲过最后一劫,一声雷鸣,巍然立世300余年的巽峰塔轰然倒下。顿时,古镇大街小巷哀色弥漫,悲声四起。幸运的是,如今的巽峰塔遇上了一个美好的时代,悲伤过后,古镇人们立即着手修复工作。三衢论坛、三衢博客等网络平台上万网友参与评论,修复古塔的呼声日甚一日。社会各界也迅速联起手来,积极开展筹资筹款。于是,古镇再度出现“鸠赀众建”的动人场景。2012年7月,历时两年,按照原貌修复一新的巽峰塔再度挺立塔山之巅,重新回到古镇人们的生活之中。巽峰塔修复完工的那天,古镇人们犹如迎来盛大节日,许多人家大宴宾客,或奔走相告,欢庆它的重生。

这样的巽峰塔,谁能不思念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