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长吐槽文旅开发现状:“开”的多,“发”的少!

县长吐槽文旅开发现状:“开”的多,“发”的少!

郡县治则天下安。治理好县域,事关国家的长治久安和前途命运,事关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本文县长所说的话,真真切切反映了目前文旅项目“规划多,开发少;开发多,落地少”以及“形象工程多、实际效果差”的现状,却又透露出无奈与不安。作为一县之长,总要做点事情、出点政绩,但要得急,就容易导致出现大工程、急工程,最终便是面子工程、半拉子工程

县长吐槽文旅开发现状:“开”的多,“发”的少!

文 | 翟传鸣

01
县长吐槽文旅开发现状:“开”的多,“发”的少!

2020,旅游景区几乎哀鸿一片:有5A破产,有4A倒闭,3A及以下景区更是举步维艰。摘牌潮来袭,高A景区鸡飞狗跳!降价潮来袭,国有景区日子难熬!分流潮来袭,传统景区一地鸡毛!破产潮来袭,中小景区朝夕不保!催债潮来袭,超贷景区火烧眉毛!

然而10年以前,情况不是这样。

1979到2009年,是旅游短缺时代,处于卖方市场。景区开一个,发一个。2009年到现在,是旅游过剩时代,处于买方市场。景区开得多,发得少。那30年,景区建个门,钞票响哗哗的,老板笑哈哈的。这10年,景区使劲投,日子紧巴巴的,老板苦哈哈的。现在,很多景区的老板很困惑:游客都去哪儿了?

县长吐槽文旅开发现状:“开”的多,“发”的少!

游客都去哪儿了?主要是六个方向:进园、入巷,上山、下乡,出国、上网!

进园:进新兴的主题公园,趣味性、科技感、参与度是它的亮点,比如方特欢乐园、清明上河园等。

入巷:城市的一条特色街巷,里面有城市记忆、人文遗迹、独特建筑、地方风俗,一般是外地人的打卡地,比如福建的“三坊七巷”、成都的“宽窄巷子”、西安的“回民街”等。

上山:还是有很多人去景区的,但他们去的基本是高等级景区,换句话说,是早被开发过的、具有资源垄断性的山。

下乡:乡村旅游近年异军突起,特别是以民宿为代表的乡村旅游成为游客新宠。乡村旅游分流了一大部分游客,这部分游客也会去邻近的景区,但景区此时只是乡村旅游的背景和民宿旅游的附带品。

出国:国人生活普遍提高,选择出境游的越来越多。

上网:传统景区对新一代旅游者的吸引力正在下降。他们很多宁愿宅在家里上网,玩王者荣耀。他们患着严重的假日旅游恐惧症,所以,他们用网游代替了旅游。

不是游客减少了,而是游客分流了。旅游业界经常讲后发优势,而对于景区开发来讲,后来者往往不能居上,后发者往往不好发展。那些位置绝佳、资源一流的景区依然火爆,位置一般、开发较晚的景区游客稀少。

县长吐槽文旅开发现状:“开”的多,“发”的少!

02
县长吐槽文旅开发现状:“开”的多,“发”的少!

那么,后来开发的景区,就没有机会了吗?当然不是。机会就是:做出真正的特色。但现在的问题是,很多景区老板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特色。
有的说:我要整一个其他地方没有的!别的只是网红桥,我放上汽球在桥上边摇边踩,不一样吧?别的只是一条水泥路,我都铺上磨盘,不一样吧?别的只是一个玻璃桥,我在上边搭上木片成了玻璃廊桥,不一样吧……你认为特高科,我认为特搞笑!
县长吐槽文旅开发现状:“开”的多,“发”的少!
抓旅游的翟副县长认为:特色源自特定!瞄准特定人群,打造特色产品,这才是中小景区的生存之道!
你的景区不是故宫、不是天安门、不是长城,不能老少咸宜、男女通吃!必须要针对某一个游客群体,产品围绕他们来打造,服务围绕他们来提升,环境围绕他们来营造,让他们感到,在你的景区,他们就是真正的上帝,在这里,他就是最大的王!定下目标客源,接下来就是:讨好他们,使尽浑身解数,千方百计地讨好他们!
县长吐槽文旅开发现状:“开”的多,“发”的少!

比如,现在花海景区到处都是,你必须定位于某个特定群体:
如果你的景区定位是“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一般都形容都市女性群体)那么这个收入段的女性喜欢做什么?花海景区有一间客房,如果定位于白领女性,那么房间的色调、装饰就会大不一样,浪漫、温馨而又时尚、前卫。接下来,宣传营销也好做了,因为群体特定,营销就可以做得很精准。可以到都市女白骨精们聚集的地方去,比如与瑜伽馆、婚纱摄影楼、轰叭馆、SPA馆、旗袍会、读书会等合作。
如果你的景区定位是孩子,那么就请把你的景区包括道路、厕所、景观、客房搞得萌萌的,把身段放得低低的,把好玩的理念树得牢牢的!接下来的营销就好办了,直接和小学校长谈合作!
县长吐槽文旅开发现状:“开”的多,“发”的少!

共享一个案例:

2019年4月之前,鲁山县墨子文化旅游区的客流量并不理想。经过调研,我指出了景区的主要问题:小园区、多主题、大综合。
怎么做呢?做减法。怎么减?把孩子不喜欢的项目减掉!一切产品、环境、住房、项目都围绕孩子来打造!墨子文化旅游区可否成为中原第一家定制化的景区?最好针对6-12岁的小学生,初中、高中的学生是没有时间出来玩的。方特欢乐园是河南收入最高的景区,远超山水型5A级景区—云台山。因为他们的目标客源很明确:孩子。
于是,墨子文化旅游区马上调整思路,调整营销方向,两个月之后效果非常明显。孩子们来得多了,最多的一天,就有2000名孩子在景区就餐、住宿。孩子们住下来了,晚上的活动也好组织了,他们比大人放得开,表演节目十分踊跃。孩子们来了,人气带起来了,大人们也来了,成为鲁山县今年人气最旺的景区。
县长吐槽文旅开发现状:“开”的多,“发”的少!
通过这个案例,我想说是:中国进入了大众旅游时代,但千万不能做大众旅游产品。要想吸引大众,首先满足分众。墨子文化旅游区做得可能算不上精致,但做到了好玩,满足了特定的群体—孩子。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曾经是孩子。孩子喜欢的地方,很少有人不喜欢的。
县长吐槽文旅开发现状:“开”的多,“发”的少!
“十四五”时期我国将进入新发展阶段,在内循环大格局中,国内旅游、康养消费的扩大、供给侧升级,通过科技和创新催生旅游、康养文旅消费新场景,农文康旅融合树立新品牌、大IP,从而谋划好未来5年的发展蓝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