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仙(乡村故事)

九仙(乡村故事)

作者:杜一岳

这天,八大仙小聚蓬莱阁神仙居侃大山,嘴杂话碎的何仙姑告诉吕洞宾,西安郡杜泽近来冒出一个人称杜泽人太公的对子大师,已经在对子界对遍天下无敌手。自诩仙界学问深不见底的吕洞宾一听,立马犯起了文人相轻的老毛病:“什么大师?看本大仙去好好玩玩他。”

于是,撇下蓬莱阁神仙宴上的七大仙,吻别蓬莱岛上遍地怒放的牡丹花,夹上形影不离的酒葫芦,吕洞宾“呼”一声就从东海腾云驾雾,闪电一般赶往万里之遥的西安郡杜泽。

眨眼间,杜泽一白一红两座宝塔便呈现在了他的仙脚下。吕洞宾从云端翩然而下,径直来到铜山溪的东岸。刚一脚踏上铜山溪下东门的木板桥,迎面就碰上了一位童颜鹤发的老者,定睛一瞧,此人正是杜泽人太公。常言道眼疾手快,这吕洞宾正想先发制人,上前打声招呼,不料,杜泽人太公先认出了他,上前一步,行礼问道:“大仙何方来?”

吕洞宾一愣,这杜泽人太公居然比自己眼尖。转而一想,自己是有备而来,一定要先给他一个下马威。于是,见杜泽人太公这样发问,不作正面回答,而是眉毛一扬,随口吟出一句诗来:“风吹荷叶,莲花瓣瓣落东湖。”这句诗其实是一个对子的上联,既回答了杜泽人太公的问话,告诉他是从杜泽东边的东湖、莲花、荷(后)叶三个村坊过来,又给杜泽人太公出了一道对子题。凡界仙界的文人私下里交往有个潜规则,他出上联,你必须要对出下联。所以,诗句刚脱口,吕洞宾就反问一句:“大师去何方?”

这一问,杜泽人太公马上反应过来,明白初次见面的吕大仙来者不善,要用对对子和自己过招。于是,略加思索,郎声答道:“雨打前林,白水茫茫流下井。”

吕洞宾一愣,这杜泽人太公居然还懂诗。这下联不但对得和上联一样有意境,而且,杜泽人太公要去的前林、白水、下井是杜泽西边的三个村坊。从字面上看,除了三个地名对三个地名,平仄、对仗工整,杜泽人太公把方位也给对上了。

第一回合,双方在下东门桥上打了个平手。

纵横仙界诗坛几百年的吕洞宾岂肯轻易罢手,他一把拉过杜泽人太公,说:“咱俩再找个地方切磋切磋。”

一袋烟功夫,两人来到铜山溪上游的五色堰。见一头大水牛正在水中戏水,一会儿整个牛身潜入水中,一会儿把牛头浮出水面,牛鼻子里不时喷出一根小水柱,吕洞宾的两眼一下放出光来,心想,要给杜泽人太公增加点对子难度。他手指五色堰,口里一串妙语立刻连成了珠:“水牛伏水,水淹水牛鼻,呋——”不愧是大仙,上联看似信手拈来,还随意用了一个象声词,其实里面隐含了情景、感受诸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内容,要对准难度非常大。杜泽人太公暗暗赞叹起来。他抬头往对面的石撞山迅速横扫了一眼,见一群山羊正往山上爬,不小心羊角碰到山上的石头,下联便有了底。于是,略加思索,字正腔圆地对道:“山羊上山,山碰山羊角,咩——”

吕洞宾一愣,这杜泽人太公居然通语法。名词对名词,动词对动词,象声词对象声词,情景、感受也一个不落地对上了。

第二回合,双方在五色堰岸边当了个伯仲。

夺得过东海龙王杯诗词楹联大赛金联奖的吕洞宾算是头一回遇到了高人,然而,年轻气盛的吕洞宾岂肯服输,一心想和杜泽人太公决出个高低,不然,他日回到仙界诗坛,怎么跟诗仙词神们交待。情急之下,他忽然记起铜山源里头有座雄伟险峻的凤凰山,当地人叫项山,上面住着一大帮神仙,都是他的把兄弟。出个关于仙人世界的对子,不怕难不倒凡界的杜泽人太公。“咱俩再换个地方比试比试。”他兴冲冲地拉上杜泽人太公一起往铜山源里头去了。

一路走,一路搜肠刮肚。走到凤凰山脚,吕洞宾一句仙界上联已经酝酿成熟。等到气喘吁吁的杜泽人太公走到跟前,便说:“大师,我们再来对个对子。既要描述铜山源里的物和事,又要跳出铜山源里的物和事,对出一种气势和境界来。如何?”杜泽人太公本来就想从吕大仙这里学些本领,丰富自己的学识,增强自己的才干,哪里有不赞同之理。于是,恭恭敬敬地立在一旁,听吕大仙出的高境界上联:“凤凰尖上,众仙拜太真。”果然非同凡响。上联里的凤凰尖指代凤凰山,太真指代太真洞,这两处不是神仙流连的场所就是道教祖师炼丹修行的圣地。想想一众仙人站在高高的凤凰山尖,朝着太上老君修炼之所虔诚行拜,那是何等的气势磅礴。杜泽人太公的才思这时也完全被吕洞宾的上联进一步激发起来,想象的翅膀一下子上天入地。他毫不犹豫地接上一句:“白鹤山中,群鸟朝明果。”

吕洞宾一愣,这杜泽人太公居然会跨界。白鹤山就在凤凰山对面,明果寺也在太真洞隔壁,且寺名可是一代女皇武则天亲手题写的啊。白鹤凤凰,灵鸟相对;明果寺太真洞,禅道相依,这气势丝毫不逊。再论境界,世上还能有几处千万羽白鹤齐刷刷飞临的吉祥之地!

第三回合,双方在凤凰山脚对了个绝对。

三个回合下来,把个吕洞宾彻底对懵了。这大千世界,兴许还有九仙、十仙来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