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龙游县途中抓获4名国民党将领

解放龙游县途中抓获4名国民党将领

内容来自《山东八千南下干部接管浙江》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作者:刘定卿

5月6日二野三兵团11军32师解放龙游县

龙游建县于秦,最早县名叫太末,也叫过龙丘。龙丘县名得自县东的龙丘山,因丘字与墓相近不吉祥,才改名为龙游。龙游最著名的地方是千古之谜——石窟,这些石窟分布在近半平方公里的山上,都是先人在山岩上采石后留下的坑窟,深多达30余米,面积有1000到3000平方米不等,十分壮观,这在全国也是罕见的。

1949年5月4日起,衢州地区各县相继解放,国民党龙游县长周俊甫直到解放军逼近县城,才弃城逃往龙南山区。

5月6日下午,二野三兵团 11军32师进入龙游县境内,前卫94团在团长涂学忠率领下,占领了龙游郊外的火车站。

当晚9时,解放军兵分三路向龙游县城发起进攻。一路直插南门攻入龙游县城;一路从莲湖绕向施家埠的凉亭,沿衢江向东,控制北门和衢江浮桥,切断敌人向北逃窜;一路沿铁路直插灵江大桥,控制桥下汽车站,切断通往金华、兰溪、松阳的公路。

解放军攻入龙游城后,城内国民党军惊慌失措,乱成一团,在仓促抵抗后,600多国民党军官兵只好放下武器,但仍有部分残军不肯投降。解放军组成多支小分队,在群众的指引下,连夜在大街小巷搜捕残敌,收缴武器。7日凌晨,战斗结束,龙游县城宣告解放。

在解放龙游时,11军32师95团与94团一起参战,95团负责追歼敌106军残部,由副团长严大芳率三营向龙游方向追击。在途中发现衢江上游有敌军乘坐10多艘木船顺江而下,他即命令七连、九连占据江北岸边高地,又命令八连占领南岸有利地形,形成南北两岸遥相呼应,封锁了600多米宽的衢江江面,等待敌船到来。

顺江而下的敌船上配备有较强的火力,发现我军后,立即开火射击。严大芳令部队沉着应战,当敌船进入我火力范围后,两岸轻重机枪、步枪同时开火,船队顿时大乱。在一片“缴枪不杀”的叫喊声中,敌人只好举起双手,靠岸投降。

半个小时后,从上游又下来第二批木船,这批木船不同寻常,不仅比第一批数量多,而且船比先前大,速度快,远远望去,船头和船尾上有麻袋土包堆成工事,架着机枪和火炮。由于先前的枪炮声已有所闻,一路向两岸开枪开炮,加快速度,企图闯关。

严大芳判断,这是一股敌人的主力,说不定还是指挥机关,坚决不能放过他们。他又重新布置了火力,严阵以待,当敌船钻进我火力网时,严大芳下令开火。战士用轻重机枪,专门横扫船板上的敌人,使敌船板上不敢站人,打掉敌船的舵手,使船舵失灵,在江心左右打转,船上的枪炮声也停了下来,敌人陷入极度慌乱之中。船陷江心难以突围,船身又漏水,再加上解放军死死咬住不放,在一片喊杀声中,只好靠岸投降。

严大芳果然判断不错,这批大木船确是敌人的首脑机关,经审讯,船上有安徽省军管区中将副司令陈瞰、参谋长杨灰和安徽省编练处少将处长李承岳等4名国民党将级军官。

让严大芳想不到有这么大的收获,全营官兵皆大欢喜,士气大增。从陈瞰口中得知还有第三批船队到达,严大芳考虑还用火力封锁江面,恐怕不好应付,难免会有敌船逃脱。于是就在上游和下游各用两艘大船抛锚固定来封锁江面,还用已经缴获的船堵住江面。

不久,果然又有大批船只到达,不等敌人开枪开炮,严大芳就鸣枪警告:“你们的司令陈瞰已经投降了!你们陷入我军包围之中,缴枪不杀,不投降,死路一条!”敌人看到解放军已经封锁江面,船只无法通过,在无路可逃的情况下只好投降。

严大芳率领的1个营在战斗中不仅俘敌2000多人,还活捉敌军中将以下4名将军,这在各军解放浙江的战斗中史无前例。战后,严大芳和三营官兵受到上级的立功嘉奖。

5月7日,龙游解放后,32师在龙游县城成立军管会,由32师副政委马力兼主任。部队接管了国民党龙游政府各机构,发布军管令,维持县城治安秩序,等待南下干部接管龙游县。

5月28日,南下干部在曹墨亭的率领下到达龙游,曹墨亭任县委书记兼县长。

6月8日成立龙游县人民政府,从此,龙游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开始了新的生活。

龙游县虽然不大,却在撤并上变来变去。1959年12月,龙游县撤销并入衢县,1962年复制,1973年又撤县。1983年9月,经国务院批准又恢复龙游县建制,属金华地区。1985年5月,实行市管县体制,金华地区撤销,衢州为省辖市,龙游县再归衢州市管辖至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