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丨红色延安

行走丨红色延安

图为:延安夜景

你可聆听过《兰花花》那百转千回的吟唱?你可感慨于《山丹丹开花红艳艳》直入云端的高亢?你可触摸到《走西口》天高云淡的苍凉?这一曲曲熟悉又陌生的信天游,一下子就将你带进千沟万壑的黄土高原和那满街红绸腰鼓的延安城。此时,你脑海或浮现杨家岭的红旗高高飘扬,你眼前或闪耀枣园那照进人心的“灯光”,你或和着滚滚延河水放声歌唱,你或尽皆熟知了陕北那座城在革命年代的辉煌……可是,如果你想感悟这荒芜土地上勃发生长的精神,还请再随我北上,让我们往梦里曾无数次到过的延安,再一次感悟《回延安》那诗里的篇章。

如今的红色之旅,早已是千里坦途。旅游大巴在秦岭山脉中穿行,车窗外,满眼的黄坡黄水,一孔孔窑洞傍山而建,让久居南方水乡平原的我们第一次领略到了浓郁的陕北风情。车至延安城,已近晚上八点。此前,我们已在火车和汽车上颠簸了整整一天半,长时间的旅行加上汽车在高原上蜿蜒盘旋、上下颠簸,这夜,揣着些许兴奋和倦意,我们沉沉睡在了这城安宁的怀里。
8月23日,在鸟声如歌的清晨,我们依次走进前夜梦中的宝塔山、王家坪、杨家岭和枣园。车停城东南的延河之滨,我们站在延河大桥上向南眺望,整座宝塔山便呈现在眼前,巍峨的宝塔屹立着,在晨曦中更显庄重。脚下,延河水在阳光的映照下,犹如一条闪光的丝带,穿过延河桥,绕过延安城,向东滔滔流去。在王家坪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司令部旧址,简陋的布置一如当年。密密麻麻的游人,包围着每一处修葺如旧的红色景点,怀着无限的崇敬,凝神静思,拍照留念。在杨家岭的绿阴深处,随着地势的高低起伏,掩映着一排排、一座座带了围院的土窑洞,这里是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曾经的住处。目光轻抚过这些被岁月浸润的书桌、油灯、纺机、夯墙和半开的花格子窗,仿佛自己也穿越到了那段峥嵘岁月,那些土窑里灯光彻夜不息,毛主席伏案奋笔疾书,朱老总抡锄开荒种地,周总理与老乡一起比赛纺线……眼前一幕幕如白驹过隙。我长久伫立,思索那鄙陋的形式所承载的无限内容,这种陋小与人类历史上那一场大气磅礴的革命间的强烈反差,令我们不仅感受到了革命先辈们的伟大,更让我们感受到了伟人“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从容和“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豪情。枣园内碧草如茵,果树密密匝匝,环境宁静幽雅。漫步在领袖们曾经踏过的路上,清风徐徐,送来满怀泥土的香味,一颗颗绿莹莹的枣树苍翠欲滴,着实叫人欢喜。柔软的阳光透过树叶和高高矮矮的屋脊倾泄而下,为眼前的一切镀上了一层圣洁的色彩。我和我的同事,被人流裹挟着,且走且停,不时举起相机,将一些被叫作感染的东西摄入眼帘,写进心窝。


昨天的历史定格在延安的一草一木,延安的一草一木又似乎在向我们讲述着昨天的故事,这一切朴实得如同一捧黄土,却是一种精神的象征,却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的奇迹。在这里的沟沟岔岔、山山岭岭间,吃着小米饭,喝着南瓜汤,穿着打了补丁的粗布衣裳,陈列着清贫与简单,却孕育了一代代文韬武略的将士和驰骋疆场“解放全中国”的精英,彰显了中共高层领导人的睿智与伟大,向世人讲述着那一代伟人是如何在艰苦卓绝里,挥斥方遒,指点江山,领导中国革命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的。
今日的延安,虽然栉比鳞次的高楼大厦取代了土坡窑洞,延河水也早不见了滚滚波涛,但“杨家岭的窑洞”、“枣园的灯光”、“南泥湾的精神”却带我们走进了一个民族的深厚记忆,竖起了一个政党的丰碑里程,让我们领略到了“人类历史本身的丰富而灿烂的精华”。
离开的时候,心中竟有千般不舍,不禁频频回眸,把车窗开到最大,再次贪嗅这里清新的空气。大巴驶过翻腾的延河水,驶过那象征着革命圣地的宝塔,驶过那些糊着白纸格窗户的土窑洞,却似有一种情怀牵扯着我,让我心长长久久储满一种敬仰的思绪。身后的延安渐行渐远,西斜的阳光将宝塔山浸染得缭绕着一层淡薄的雾光,远远望去,越发庄严肃穆。这一刻,延安的圣洁恰如这新鲜的晨光,就此印在我们脑海里,拉进到我们记忆的最深处。
别了,圣地延安!

来源:中国旅游文学

作者:余华 (本文转载时有修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