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雅龙游 | 豆腐店

     ▼
更多精彩推荐,请关注我们

以前,村里有两爿豆腐店,位置在下七都地界,相距只有几十米。一爿在街路的南边,有三间茅草屋,店主姓李,是个单身汉。一爿在街路北边,有数间瓦房,有天井,宽敞明亮。

店主姓黄,平时大都是老板娘在打理。店家都选择新鲜,颗粒饱满的豆子,传统工艺,讲究技巧、专注细心,手工推磨,豆腐好吃,所以生意都很兴隆。

风雅龙游 |  豆腐店

鸡尚未啼,也就是三点钟的辰光,整个村庄还在沉睡,豆腐店的灯火已经通明。过去的小学课本有一课《磨豆腐》:呼噜噜,呼噜噜,半夜起来磨豆腐。磨豆腐是个辛苦营生。

先是“浸豆”,大豆要在水中浸泡到相当程度才能磨出豆浆。一般是,天热时生豆浸一天即可,天冷是需二至三天。在个把小时里,推动几十斤重的磨盘,用手工把几十斤大豆磨成豆浆,是需要一些力气的。

风雅龙游 |  豆腐店

豆浆磨好,加井水放入锅内煮沸,边煮边撇去浮沫。温度保持在100度以上,煮的时间长了短了都不行。豆浆用包袱布将浆液挤压,取走豆腐渣。置豆浆于木桶内点卤。点卤分为盐卤和石膏两种,技术含量比较高,是一门手艺活。

豆腐花凝结约20分钟,舀进已铺好包布的木托盆,用包布包起,盖上木板压半个时辰,即成水豆腐。一斤黄豆能做两斤多豆腐干,能做4斤左右水豆腐。 

风雅龙游 |  豆腐店

村里的豆腐店,制作工艺原始,均由人力完成,人推磨,磨豆子成豆浆,过滤,压水分,这一系列工序,烦劳费劲。纯手工的豆腐,纯正的色泽、紧致的质地、馥郁的豆香、细腻的口感,让村人们赞不绝口,这样的豆腐,能让人吃回小时候的味道。

我小时候也有过磨豆腐的经历。十来岁的年龄,跟着母亲去磨豆腐。刚够上磨盘高低,便跃跃欲试。学着母亲的姿势,双脚摆开丁字形,双手一屈一伸,磨盘真的转动起来。母亲不时往转动的磨盘的洞眼里添加豆子,白色的豆浆便汩汩而出流入木桶。

风雅龙游 |  豆腐店

当黄豆磨成液态浆煮熟后,母亲会吊上一个木质十字架,用白纱布与之紧接,形成柔软的过滤包,连摇带晃,进行过滤,使豆渣和浆汁分离。尔后,把浆汁倒进大缸里。随着温度下降,只见母亲一边小心翼翼点卤水,一边用水瓢轻轻搅动。同时睁大眼睛观察豆浆的变化。

风雅龙游 |  豆腐店

当豆浆变“脑”,生成一朵朵豆腐花,与清水分离时,在桌上摆好压豆腐的正方形木框、铺上洗净打湿的布块,将豆腐花舀到木框里,水流出来,豆腐花则沉积其中。待水流得差不多了,将布块平平包住,压上一块与木框内径相同的木板,再加压几块石头。直到流水停止,揭开木板和布包,用刀切割成块状,白白嫩嫩的豆腐就做成了。在我老家农村,乡亲们大都是用此法制作豆腐的。

风雅龙游 |  豆腐店

金灿灿的黄豆,在一盘巨大的石磨里,发出轰隆隆的声音,把豆子从束缚中解放出来。沿用传统工艺,细腻的豆汁在希望的点化下变成洁白似玉的豆腐,从量变到质变,完成了一次升华。

在我们村里,除了操办红白喜事以外,许多农家一年当中有两次要到豆腐店做豆腐。一次是大豆收获后,要腌制豆腐乳,由于量大,家里的锅太小,只能去豆腐店。一次是过春节,要炸油豆腐,技术比较复杂,也要去豆腐店。 

风雅龙游 |  豆腐店

我也有过到豆腐店做豆腐的经历。那年腊月廿三早上,我把浸好的大豆和柴火挑到李老板的豆腐店。老板说,排队,轮到你要下半夜了。没办法,那就等吧。屋外雪花飘飘,屋内雾气升腾。凌晨一点多,终于轮到我了。先是到罗家溪边的水井挑两担水,接着推磨、再是烧水,这个流程都是体力活,耗费近两个小时。我忙完这些力气活,后面的技术活就由老板去操作了。

风雅龙游 |  豆腐店

灶台高大,李老板踩在长凳上,才能恰好够得着灶台。腾腾白色蒸汽把他整个吞没了,他云里雾里地不停搅动白色的沸腾豆浆,如同在耕云播雨。整天连续重复同样的动作,每做成一锅豆腐都浑身汗湿。此时满屋豆香浓郁,豆腐更加有滋有味。待到我挑着白白的豆腐回家时,天色已亮,路上也已经铺着厚厚的积雪。

 

风雅龙游 |  豆腐店
 
(原创稿件,转载请联系龙游传媒)
 作者 | 余怀根
部分图片来源 | 邵琳琪
编辑 | 邵美霞  张凯淇
监制 | 章承月
 

来源:龙游传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