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丨冬之墨色

行走丨冬之墨色

行走丨冬之墨色

 

暮冬,素装淡抹,宛如一幅意蕴悠远的水墨画。灰色的天空,纵横交错的枯枝,四野萧瑟,将冬的寂寥,冬的静谧,衬得几分淡远之境。

 

相比繁花似锦的春天,冬天不施粉黛,万物皆素色。素,且也美得无可替代。
 
柳枝自然下垂,轻盈而飘逸,像一位身着素衣的江南女子,轻挥衣袖,脉脉含情。暮冬浓浓淡淡,深深浅浅的墨迹,几分古朴,几分幽静,唤起心底的江南情怀。
 

行走丨冬之墨色

天的灰与凌乱的枯枝,融合得那么自然随意,仿佛这才是冬之本色。漫步其间,水墨氤氲,墨香四溢,蕴藏着清幽恬静,思绪也变得简单而无尘。
 
一群鸟儿时而栖息在枝头上,时而飞落在草地上,仿佛有意来点缀,冬的清寂里,多了一份灵动。河里的野鸭,悠闲地游来游去,尽情地享受着冬日静好的时光。
 
暮冬,简约宁静,不仅有着独特的意蕴之美,还有着大自然的灵动气韵。风轻树静,嬉戏枝头的鸟儿,像从画里飞落,风吹来一枚羽毛,仿佛也是从画里飘来,给暮冬增添一份宁静的祥和。
 

行走丨冬之墨色

河对岸的楼宇,在朦胧的薄雾中褪去繁华,似海市蜃楼一般竟也入了画。清澈的河水,倒映着树和桥,树和桥,点缀着清澈的河水。它日灿烂在河边的美人蕉,披着枯黄色的轻纱,于淡淡的墨色中,编织着绿色的梦。
 
冬的水墨之境是流动的,万物不露声色的渲染着暮冬的水墨风韵,一处一景。
 
微风吹过芦花,麻雀飞来闹,静美的流年明明是冬天,却生出一抹暖阳。原来,心灵的触动,只是某一瞬间的交集。
 

行走丨冬之墨色

循着时光的脉络感受暮冬,有寒意,也有暖意。有诗意,也有寂寥。
 
冬越深,越是静寂,身处其境,不光有着水墨之色,更有种“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感觉。行走在冬的寂静里,似乎你就是孤单的行者,天是天,地是地,连树都是孤独兀立。
 
是啊,浩瀚林海,但每一棵树都是孤独的。而我们,人海茫茫,又何尝不都是孤单前行。
 

行走丨冬之墨色

孤独是人生常态。学会独处,懂得享受孤独,才是生命的厚度。你看树,有鸟飞来,与鸟同乐。鸟去,兀自欢喜。
 
或许,生命最好的状态,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
 
流水无忧,皆因随性。落叶无憾,皆因随缘。
 

行走丨冬之墨色

冬天的树,似乎活出了自己的境界,我们看它在冬的寂寥里,孤单落寞,有着苍凉的意境。其实它正沐浴着阳光,享受着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的洒脱与自在。夜来赏月,风来随风。正所谓,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叔本华说:“一个人只有在独处时,才能成为自己,谁要是不爱独处,那他就不爱自由。因为一个人只有在独处时,才是真正自由的。”
 
与我们而言,当你安于内心的孤独,并享受那份清寂,无形间,已修得一份淡泊宁静的心性。心静则清,水静则明。
 

行走丨冬之墨色

呼吸着暮冬的气息,人与自然万物多么相似,孤独的来,孤独的去,只是生命不同形态的呈现。
 
光阴里,总溢满岁月的深情,虽然只是一草一木,可在不同的季节相遇,总能让人看到它们的生命轨迹。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但行走在时光的阡陌上,一次次不经意的邂逅,总有与心脉相融的一花一草,一意一境里都篆刻着,或岁月的沧桑,或刹那的芬芳。 
 
暮冬,入了画,让冬的韵,一点点,一幕幕,落入眼帘诗意横生。虽然是冬,但有暖风吹来,和着一份柔情,一抹水墨,醉了时光,醉了画卷。
 

行走丨冬之墨色

冬的斑驳,只因了那淡淡墨色,几许迷蒙,几许缠绵,让时光在水墨中潋滟、缱绻。晕染的不仅是暮冬,还有心底的涟漪。能与那时的花开,这时的星辰,以及此刻,光阴里的几多深情,相守在每个朝暮,时光无不静好。
 
残荷,依然静静地,缄默在池塘一角,孤寂而静美。相信不久的一天,它定会迎着光,再开出圣洁的花朵儿。
 
流年易流逝,冬的韵,需将心安放在当下的时光里,静静感受。当最美的情怀,染上水墨的色彩,心中的尘埃无声飘零,纯粹之心油然而生。
(摄影/呀呀)

来源:中国旅游文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