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丨白与雪

行走丨白与雪

 

我喜欢白色。在众多流行色中,白色永远不会过时。白色肃穆冷清,也纯粹彻底。平时不敢轻易穿一身白,只有状态和心情以及天气都特别好的时候才可以,而且是在很年轻的时候。若干年前买过一件白色过膝羽绒服,是乳白色,雪天穿出去有漫山遍野皑皑白雪的衬托觉得自己格外通透。寒风凛冽,凉气直钻肺腑,在身体里形成对流。尤其吸进嗓子的刹那,一通到底,让人陡然清醒。白色很俏丽,很纯洁,不敢亵玩,不敢有丝毫非分之想,只能止步于此,远远观望,欣赏。

 

行走丨白与雪

行走丨白与雪

白是北方冬天独有的颜色,独树一帜,也孤注一掷,没有什么可以与它相媲美,白应该是初恋的颜色,像邻家女孩儿那张好看白皙的脸庞。如果相爱一定要在雪中亲吻,在雪中定情,在雪中相思。有一种绝世的动人和美好。尤其漫天飞雪的日子千万不可浪费。天地洁白空无一物,踩出的每一脚都要小心翼翼,都要情有独钟。踩在你的脚印窝窝里,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仿佛可以天涯海角,可以地老天荒。《梅花三弄之水云间》里杜芊芊就爱穿一身素白衣裳,配上忧郁灵动的双眼,美得不可方物。好看的东西是会让人窒息的,喘不上气来,有压迫感。
 

行走丨白与雪

特别喜欢荼靡这个词。荼靡是一种花,白色,极美。它的花语是:末路之美。荼靡是伤感的花,是春天最后开花的植物,它的盛开代表春天的结束。爱到荼靡,生命中最灿烂最繁华最刻骨铭心的爱即将逝去。像不像这一场又一场终将逝去的大雪。小兴安岭的雪就很绚烂很荼靡。它们飘在空中时是杨花,是梨花,可以铺天盖地,倾国倾城。落在地上就成了锦被,万物被它温暖的覆盖,它有母亲的博爱与恋人的温柔。雪有灵啊!韩愈那句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多俏皮啊!它撩拨你,勾引你,戏谑你,也迷恋你。顷刻雪满间,愿做白头人。古人的诗句里都是对雪的喜爱与钟情。能写出如此绝美诗句的人,拥有一颗怎样的玲珑心肠呢?
 

行走丨白与雪

 
一场雪下到人的心坎里了。就坐在窗前,手里一支笔,眼前一本书,桌边一杯茶,怀中一只猫……小火炉也好,热暖气也罢,北方室内如春。窗外大雪纷飞,银装素裹。下雪了,想恋爱,想写诗,想身边有一个最温暖的人。白的诱惑来自于它本身,满目璀璨洁白,那是天地的留白,任你想象,任你增添,任你涂抹。白色通透但一点儿都不轻浮,它肃穆而细致,有凝重的哲学之美,有不露声色的性感和欲说还休。怪不得雪那么让人心驰神往,因为白色里有爱情的神秘,让人蠢蠢欲动,有一种宗教的力量,致命的吸引。
 

行走丨白与雪

雪是看的也是听的,天地清明空寂只听见雪与万物的纠缠,仿佛一场风花雪月的私情,仿佛山河明艳的落,仿佛肌肤相亲的快意恩仇,仿佛一个人听雪的孤冷与清醒,带着一意孤行的诱惑。下雪了,我在绿意葱茏的南方看雪,在香风弥漫的黄昏听雪。我们秘而不宣,和雪一起,危险的单纯着……

来源:中国旅游文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