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陈宝生部长

别了,陈宝生部长

7月30日,教育部宣布,怀进鹏任教育部长。原部长陈宝生谢任。
对于陈部长的谢任,真不知是击掌欢送呢?还是庆兴他的离去?
还是不愠 不火的道一声为好:别了,陈宝生部长!
在操持教育部长太多年头之后,今当儿,你终于从中国教育的宝塔顶上,乘坐滑梯,落地下来了。
在你即将卸职离位之时,你站在船到岸边停靠码头(你的所言)之上,发了一通带有“文彩”却也颇具酸气的肺腑感言。
总结你数年来执掌教育部工作,讲道:践行了一些有棱有角的理念,干成了几件有滋有味的事情,度过了一段可圈可点的岁月。
不愧为毕业于中国顶级学府的高学优、怪才生,的确文墨有造、才华横溢、出言惊世。可这种近乎文学修饰的虚拟归纳总结,能夠披明掩括你几年来含辛茹苦的工作真绩吗?
你可能久坐在装有窗帘的玻璃房内太长了,对于外边几年来教育事业的“精彩”,了解的太少了;对于世间沸腾的民意民声,闻之更是少之又少。你不妨掀开窗帘看一看,在你苦心督导下:中国的教育,从曾经的风清月明、朗朗晴天,怎么滑落为一派令人心酸的烏烟瘴气。
曾经净土校园的教学与读书声,还有几分的清清朗朗?当中混杂了多少不该有的铜味金气?
曾经被誉为“灵魂工程司”的师德,是否参入了暇斑杂质,高尚净洁的成色,尚存几何?
孩子们肩上的书包,由先前的三四斤,猛增至十几斤,上学路上,踉踉跄跄,他们为何要如此艰难负重前行?
课堂教学怪事多多,学生们不能当课领会掌握、在校巩固,非要课外撒厚金求师补习?
每天为何将海量的作业题推给家庭,由家长督导、家长批改,挑灯夜战,人睏马乏,常至深夜?
最为惊骇可怕的是,开闸放水,让掠金夺银的资本,大举侵入教育行业,打着振兴教育、为国助学的旗幡,刮风般的举办数学、英语、语文、美术、舞蹈等形形色色的补习班,洪流滚滚,汹涌而来,几近泛滥成灾。隐藏在墨镜后面,是瞪着的一张张刮金搜银贪婪的眼;一堂堂补习课的背后,是滴着的天下父母的血汗与难以承受的辛酸。
可怜天下父母心,尤其那些工薪阶层的为父为母,为使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百般无乃,心里滴着泪血,倾积存、舍重金送孩进班补习。
更令人费解的,中国教育紧步中国社会,正在出现平民教育与富贵教育的分化,“贵族”学校,正在全国各地竞相出现。一年至少二三十万的学费,不是平民百姓、工薪阶层的家庭,能夠企及的。这类贵族学校,大挖墙脚,吸纳了大量热衷陶金的优质师资,严重损害了教育的均等与公平,扭屈社会国民初级教育,出现奇形化。林林仲仲,难以尽说。本该尊敬的陈部长,这难道就是你所说的践行了一些有棱有角的理念?干成了几件有滋有味的事情吗?中国教育步历了这几年的惨淡日子,难道这就是你所言的度过了一段可圈可点的岁月吗?多么希望部長低下谦卑的头,不要不顾事实的在自己脸上涂脂抹粉。
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中国教育这些年的混乱,陈部長作为行业的最高掌门人,是有着不可推卸的首要责任的。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大潮里,在“一切交给市场”的偏执思潮泛滥下,你只是一位昏懵的大夫水手,一位随波逐的平庸使舵人。
我们的陈部长,不仅脸皮有点厚实,而且胸襟还有些宽怀,他讲道谢任之后:将在云卷云舒中,尽可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在花开花落中,给我们的后代,讲好中国的教育故事,中国老爷爷的故事。落花流水己去也,还是歇嘴闭目去客观惦量自已的业绩吧。是非曲直,由世人评说;千秋功罪,由历史定论。
网上有人劝说陈部长,少点自我欣赏、哗众取宠,还是回甘肃老家载种土豆去吧。这未免太过严刻、大失不敬了。这么多年,套用一句老活,即使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
祝愿陈部长在今后的日子里静安!

巜潇木知春》
(一位曾在寒冬酷暑的假日里、接送孙女去校外班的老书童)
                  2021年8月8日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