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丨下坦村

行走丨下坦村

不知道什么时候,脑子里突然有那么一个怪怪的想法,约几好友,单车骑行去附近的古迹遗址去看看,通过实地走访,亲身去了解一些尘封的历史,探寻曾经的历史人物以及他们当年发生的故事。

三人依约而至,按时出发。一路上,天公作美,浅蓝色的天空透着宁静,流着一丝丝的云,像透明的衣裙,像梳理过的羽毛,像远处的山峦,像平原上银亮的溪流。骑行的绿道沿着妙源溪蜿蜒曲折延伸,平坦、整洁、漂亮。妙源溪中流水潺潺,两岸绿树成荫,岸边刚耕作过水田波光粼粼,水田里,一群白鹭或停或飞,有的悠闲地在水田中觅食;有的蜷着一条腿,缩着颈;有的踩着芭蕾舞似舞步,伸着脖;有的则低飞于清晨的空中,背衬以黛青的山和白墙黛瓦的农家。骑行在这里,白鹭是一幅画,一幅美轮美奂的水墨画。浪漫的山人兄弟感慨地说:这是多美的一幅画呀!大自然赋予了我们日常生活多么有意思的诗意。

行走丨下坦村

我们继续在两岸妙源溪绿道边骑行,不知不觉便来到了柯城区九华乡下坦村附近。往九华村妙源溪西面骑行,拐进一条坑坑洼洼的沙石路不远,眼前一亮,千亩平坦的八卦田畴便呈现在我们眼前,青青欲滴的软柔柔的稻苗,在风中摇曳,呈现了一片生机。在稻田东侧山坡上镌刻着“空间重构、山河重整、乡村重生”十二个白色大字。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田成方、土成型、渠成网、路相通、沟相连、旱能灌、涝能排、产量高”的稳定高产的现代化农田吧?!
站在千亩现代化粮田的西边,下坦村就在十二个白色大字的后方。可由于农田改造还在进行时,农田中间的道路还没修通,通往下坦村的道路还在修建中。正当我们找不着东南西北,摸不准前行方向时,从粮田深处走来一位六十多岁农民大哥,他身穿一件横条的T恤衫,脚蹬中筒雨靴,手中牵着二大一小三条黄牛,笑眯眯地对我们说:“跟着我,我带你们过去。”

行走丨下坦村

我们推车而行,跟随着农民大哥脚步边走边聊。农民大哥笑着告诉我们,现在国家新农村建设与扶贫政策好,在政府支持下,他每年养五头黄牛,每头牛出栏有2万元收入,去掉成本,一年光养牛就有5~6万元纯收入。他所在的下坦村是九华乡重要的历史文化村落之一,山清水秀,历史文化、古建筑存积丰厚,有邵氏读书台及省级文物重点保护单位荥阳候夫人墓等人文古迹。

边走边聊,不知不觉中我们就穿过了这片现代化粮田,来到了下坦村。进入下坦村西南边,首先,映入我们眼眸的是一座三层高细魁星楼,占地 90 平方。相传唐代僧人邵庆源在此筑石诵经,初建时用石头垒成,时称“ 磵户”。南宋邵熙年间,又有一和尚,法名禅定,继承唐僧衣钵,在此诵经修行。宋元改作读书台,出过五位进士,分别为北宋皇祐间进士郑夔,宣和六年进士郑廷宪,南宋绍熙元年郑若,松江知府郑尚德,元延祐五年郑用和,有“一台五进士”之称。经查证,邵氏读书台民国九年(1920年)重建,2005年整体维修,面阔进深为三开间,通宽8.1米,通高10.3米,台基高1.6米,现占地面积为131平方米,明间有四根金柱直通三楼,两缝五架前后单步,次间穿斗式,正檐下方有“民间九年重建”文字,鼓形柱础。卲氏读书台1996年被衢县人民政府列入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由于邵氏读书台谢绝游客登内参观,我就调整好手机相机功能,请当地村民为我们三兄弟在读书台前面拍照留念。

行走丨下坦村

告别读书台,我们骑行前往省级文物重点保护单位荥阳侯夫人墓。荥阳侯夫人墓位于下坦村东300米。方氏为南宋散骑都尉郑俊妻,郑用和之母。郑用和,就是“一门五进士”之一,任散骑卫官职。元至正十四年,元顺帝封其为元都漕运正万户,母以子贵,郑用和母亲方氏被封为荥阳侯夫人。该墓碑上写“赠中大夫太平路总管轻车都尉荥阳候夫人方氏墓”上款为“至元六年庚辰(1340年)冬月吉旦”,下款为“孤哀子郑用和立”。墓丘保存完整,高约8米,直径16米,神道上有石翁仲、石羊、石马、石虎,共五对十尊,墓碑高2米,古墓坐东北朝西南,占地面积为940平方米。在衢州民间一直传说,古墓内藏有“徐天官的36颗金头”(四川巡抚徐忠烈公,俗称徐天官,葬在衢州),价值连城。多年以来,这座古墓一直被盗墓者所觊觎,但在村民郑荣良等世世代代后人的精心守护下,至今保存完整。历经几个世纪的风风雨雨,郑氏后人们与盗墓贼斗智斗勇,以宗亲护祖的力量,使古墓基本保持着原样,墓碑上的字迹也依然清晰可辨。

站在这已有数百年历史的古墓前,我看到附在建筑物上的历史文化,以及文化背后承载的人和事。看着这里的一草一木,石马石人,拨过历史的迷雾,我忽然认识到:“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活在当下,好好生活,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才是人间正道。”

来源:中国旅游文学 (本文转载时有修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