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农论坛丨乡村治理积分制的“小岗经验”

三农论坛丨乡村治理积分制的“小岗经验”
乡村治理中村规民约如果没有真正发挥作用,滥办酒席、薄养厚葬、攀比炫富、铺张浪费、“等靠要”、懒汉行为等乡村问题就得不到有效遏制,“干部在干,群众在看,还经常抱怨,偶尔还会捣乱”的现象时有发生。如何通过乡村治理机制创新,形成务实管用的村规民约并落地实施,有效激发农民群众参与乡村治理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推动农民有效参与乡村治理,减轻乡村干部负担,是当前提升乡村治理现代化水平,助推乡村振兴,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村庄社会共同体迫切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近三年来,在上级党组织领导下,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党委和村民委员会通过乡村治理“积分制”创新实践,较好地破解了上述问题,形成了乡村治理积分制的“小岗经验”。
乡村治理“积分制”的小岗实践
小岗村乡村治理“积分制”创新实践可以概括为组建“一个机构”、运作“两级组织”、实施“三项制度”。
“一个机构”是指小岗村“美德银行”。依托小岗村新时代文明实践站,村组建立了小岗村“美德银行”,由村民委员会和村协商委员会共同管理运营。村民的善行义举都在“美德银行”中建档立卡,并以户为单位发放。通过“行政村”和“片区”两级组织定期对乡村治理中的积分情况进行记录并汇总到“美德银行”总账,使得小岗村各户、各村民的积分情况量化清晰、有账可查、有据可依。
“两级组织”是指“行政村”层级和“片区”层级的乡村治理组织。在“行政村”层级建立了村协商委员会、义务调解委员会、道德评议委员会和村志愿者服务队,在“片区”层级建立了村民理事会和红白理事会。
“三项制度”是指《小岗村村规民约》《小岗村美德银行积分方案》和《小岗村违反村规民约扣发分红等福利待遇方案》。这三项制度形成有机契合、相互配合的乡村治理“积分制”体系。三字经式《小岗村村规民约》朗朗上口,有利于在村内开展宣传。《小岗村美德银行积分方案》将积分事项细化为好人好事、公益活动、移风易俗、见义勇为、垃圾分类六项,并对每一项内容如何积分、积分数额作出明确规定。《小岗村违反村规民约扣发分红等福利待遇方案》规定,针对有欠缴房款、焚烧秸秆、违反公约、违法违纪、违章建设、破坏环境等违规行为的村民和农户,将通过削减、扣除集体福利和股份分红进行约束。
小岗村乡村治理“积分制”取得的成效
充分发挥了小岗村党组织在乡村治理工作中的引领作用。通过在乡村治理工作中引入积分制,党组织实现了与农民群众的常态化联系,进一步增强了党组织的凝聚力和组织力,发挥了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和新乡贤的带头示范作用,强化了党组织在乡村治理中的领导地位。
推动了乡村振兴重点工作,解决了乡村工作中的诸多痛点和难点问题。小岗村将乡村治理积分制与人居环境整治、移风易俗、保护生态环境、培育文明乡风等乡村振兴的重点任务有机结合,通过将这些工作量化为具体的积分指标,构建了共建共治共享的乡村治理格局,促进了乡村全面振兴。仅移风易俗方面,截至2020年10月1日,已有67户家庭因遵守“婚事新办、丧事简办、小事不办、杜绝大操大办”的原则而获得美德银行积分。红白宴席从原先的大户30桌以上、普通家庭15~20桌,普遍减少到喜事低于6桌、丧事低于10桌。在环境整治方面,通过设立垃圾分类美德积分,并开展积分兑换生活用品活动,基本在全村实现了家庭垃圾主动干湿分类。
提高了农民群众参与乡村治理的积极性。通过修订村规民约并将乡村治理积分制纳入村规民约,相关制度由村民会议讨论、审议通过,并将具体的积分执行工作交由“行政村”和“片区”两级村民自治组织完成,实现了“积分内容群众定,积分方式群众议,积分结果群众评”。村规民约引入激励和惩戒措施,既确保了群众的知情权和参与权,发挥村民自治作用,也引导了农民群众主动参与公共事务,凸显农民群众在乡村治理中的主体地位,减轻了村干部负担,激活了乡村发展的内生动力。
形成了乡村治理的有效抓手。小岗村的乡村治理“积分制”把各项事务标准化、具象化,使乡村治理工作可量化、有抓手。将乡村治理工作由村“两委”包办变为多方参与,由行政推动转为激励引导。这既激发了村民参与乡村治理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也减轻了村“两委”干部的行政工作负担,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服务能力建设上,提升了乡村治理的精细化、科学化、透明化、规范化水平。因此,小岗村乡村治理积分制实施以来,得到了村民的大力支持,村“两委”干部、村协商委员会、村民理事会等村民自治组织成员和村民均对乡村治理积分制的实施成果表示满意和肯定。
乡村治理“积分制”的“小岗经验”
推动村庄社区党建、社区协商和社区营造有机融合,创新实施“三社融合”乡村治理组织体系和制度体系是“积分制”有效落地实施且取得重大成效的组织保障和制度保障。2018年5月以来,小岗村开展农村“三社融合”治理创新实践,强化了党组织的引领作用和服务能力,建立了完善的社区协商组织和社区营造组织,如村义务调解委员会、村协商委员会、村民理事会等,形成了完善的协商民主制度。这为乡村治理积分制的推行打下了坚实的组织基础和制度基础,尤其是“片区”层面组织与制度的建设,确保了小岗村乡村治理积分制的下沉,确保了积分制的落地执行和长效实施。依托这些组织和制度,乡村治理积分制迅速地推行起来并取得重要成效。
推动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大力发展村集体经济是乡村治理“积分制”有效落地实施的经济基础保障。小岗村大力发展集体经济,通过深化农村承包土地“三权分置”改革、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持续深化农村金融改革、探索农村土地股份合作制改革,近3年每名村民集体分红实现了350元、520元、580元的三连增,加上医疗保险集体承担等集体福利,每名村民每年集体福利约1100元。因此,小岗村既可以通过集体经济开展针对美德银行积分的表彰、评比和礼品兑换等活动,也可以通过扣发家庭年终分红和村集体福利待遇的方式,实现对村民群众的负面行为合理惩戒,引导村民群众遵守社会公德,维护社会秩序。
包含大包干带头人在内的一大批小岗新乡贤通过组织化方式热心参与和积极支持,是乡村治理“积分制”落地实施的村庄群众支持保障。激发村民参与乡村治理的主动性、积极性和创造性是一个长期的、潜移默化的过程,首先要将富有公共精神的和有威望的群众精英组织起来,使他们成为乡村治理的核心人物,充分发挥示范、引导、带动作用。小岗村拥有一大批包括大包干带头人在内的新乡贤和乡村精英,他们通过加入新乡贤理事会、义务调解委员会、协商委员会、村民理事会、红白理事会等组织,成为乡村治理志愿者,实现了组织化参与乡村治理工作,并成为推动乡村治理积分制的核心骨干力量。
敢想敢干、敢为人先、无私奉献的“小岗精神”是乡村治理“积分制”的道德精神保障。乡村治理要从制度、技术和道德三个维度来考量,一项治理制度的落地实施,不仅依赖技术的支撑,还依赖于道德精神的保障。在“小岗精神”的熏陶和滋养下,小岗村民真切感受到了乡村治理积分制的价值和意义,并大力支持和拥护小岗村落地实施乡村治理“积分制”。
上级党委选派的第一书记的重视支持是乡村治理“积分制”的关键领导保障。第一书记作为从机关单位中选出来的优秀干部,具有较高的觉悟、思想水平、知识水平、工作能力和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对党的政策具有很好的理解和把握,能够协调各种力量、整合各种资源,因而具有领导乡村发展的优势。小岗村第一书记李锦柱同志始终牢记组织重托,坚持以党建为引领,深入基层与农民群众一道勠力同心开展乡村治理工作,体现了服务大局、甘于奉献的政治担当。他高度重视并亲自抓乡村治理积分制实施,为乡村治理积分制的有效落地和常态化实施提供了关键领导保障。
进一步加强小岗村乡村治理“积分制”工作的建议
高度认识乡村治理积分制“小岗经验”对推动国家发展的重大价值和重大意义,加强宣传推广乡村治理积分制的“小岗经验”。小岗村开创的“大包干”制度解决了亿万中国人的“吃饭”问题,小岗村成为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为中国经济发展、为中国人在物质生活富裕方面作出了伟大历史贡献。新时代,小岗村开创的乡村治理积分制“小岗经验”较好解决了村规民约没有真正发挥作用所导致的村庄“无规矩”和村民“不参与”问题。因此,要高度重视乡村治理积分制“小岗经验”,高度认识其对推动国家发展的价值和意义,大力支持小岗村乡村治理积分制的创新实践,研究总结小岗村乡村治理积分制的成效、典型案例和先进人物,宣传推广乡村治理积分制的“小岗经验”。
推广“小岗经验”,扩大乡村治理积分制实践范围。小岗村乡村治理积分制改革创新实践充分体现和发扬了敢想敢干、敢为人先、无私奉献的“小岗精神”,取得了重要成效。但是,在小岗村所在乡镇、县市的范围内,仍未有健全的制度体系与之匹配契合。以移风易俗为例,通过乡村治理积分制实施,在村内实现了红白喜事的移风易俗,并得到村民的拥护和支持。但是,村民仍难免要应付小岗周边乡村的人情往来,长此以往,将严重影响乡村治理积分制的实施效果。乡村社会作为熟人社会的特性,在镇域乃至县域范围内,乡村治理工作有诸多共通之处。因此,要尽快推广乡村治理积分制的“小岗经验”,以镇域或县域为单位,建立一套健全完善的乡村治理积分制度体系,推动乡村治理有效和乡村文化振兴。
对积极参与乡村治理积分制工作的村民志愿者进行有效激励。小岗村各个村民组织,尤其是组织负责人,如协商委员会主任、村民理事会会长、红白理事会会长等,在乡村治理积分制的实施工作中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和财力,他们的积极参与是乡村治理积分制取得成效的关键所在。因此,下一步应为这些无私奉献的乡村治理志愿者建立完善的激励机制,给予相应的激励,让他们长久积极参与积分制落地实施工作。
加强数字乡村治理体系建设,推动乡村治理的数字化。乡村数字治理新体系建设需要数字治理技术体系和数字治理制度体系的匹配,需要乡村数字治理理论体系和乡村数字治理现实运作实践的匹配。鉴于目前大多数信息技术公司在乡村数字治理技术体系研究和应用能力上比较强大、但对乡村治理复杂丰富的现实实践场景熟悉度和体悟度不足、在乡村治理现代化建设所需要的制度体系研究和应用能力上有所不足,绝大多数高校乡村治理研究智库对乡村治理复杂丰富的现实实践场景比较熟悉、对乡村治理现代化建设所需要的制度体系研究和应用能力较强、但是对乡村数字治理技术体系研究和应用能力不足的现状,建议小岗村推动信息技术公司和高校乡村治理研究智库紧密合作,又好又快地研发和应用符合小岗村乡村治理实际的乡村数字治理新体系,进一步丰富乡村治理积分制的“小岗经验”,为在全国推动乡村治理数字化建设提供更多可以借鉴的经验和操作路径。
(作者系安徽财经大学中国小岗研究院研究员)

来源:农村工作通讯  (原载《农村工作通讯》2021年第9期)

 

作者:赵守飞

 

三农论坛丨乡村治理积分制的“小岗经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