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韬: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新时代乡村文化振兴

陈韬: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新时代乡村文化振兴

陈韬: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新时代乡村文化振兴
 
乡村振兴系列讲座之五: 
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新时代乡村文化振兴
文化兴则国运兴,乡村兴则国家兴。广袤的乡村不仅承载着农业生产和农民的生活,更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沃土,积淀着中华民族五千多年来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根”与“魂”的守望者。我们要牢牢把握乡村文化发展的规律与特点,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新时代乡村文化建设,全面推动新时代乡村文化振兴,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塑形铸魂。
一、乡村文化的发展规律与特点
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中华文明根植于农耕文明。从中国特色的农事节气,到大道自然、天人合一的生态伦理;从各具特色的宅院村落,到巧夺天工的农业景观;从乡土气息的节庆活动,到丰富多彩的民间艺术;从耕读传家、父慈子孝的祖传家训,到邻里守望、诚信重礼的乡风民俗,等等,都是中华文化的鲜明标签,都承载着华夏文明生生不息的基因密码,彰显着中华民族的思想智慧和精神追求。”因此,我们要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新征程上,认真学习、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乡村文化的重要论述,正确认识和把握新时代乡村文化发展的规律与特点。
1、乡村文化根植于农耕文明的沃土。它是弥漫在山川林海间、飘荡在广袤原野上、流传在各族群众中的传统文化。中华传统文化的思想观念和人文精神,植根于乡村文化。在中国人的心中都有一块情感的出发地和归属地,这就是“乡愁”和“乡情”。
2、乡村文化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它来源于乡村,服务于乡村。人人都能参与,个个都可展示。农村群众既可以是演员又可以是观众,充分满足和保障了他们欣赏和参与新时代乡村文化建设的需求。
3、乡村文化具有一定的地域特征。在同一地域范围内,相同的生产环境、生活习俗、文化背景和文化渊源,是人们在思想上形成共识、情感上产生共鸣的基础条件和有效媒体。乡村文化是培养和造就民族向心力、凝聚力、战斗力的重要载体。
4、乡村文化具有广博的融合性特点。古今中外,不同地域、不同民族之间一次次的文化交流与碰撞,激荡在乡村文化这片广袤热土之上,不同文化之间相互学习、相互借鉴,相互交融、相互促进,推动乡村文化融合、发展与创新。
5、乡村文化传承着中华文化的基因密码。我们既能在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文化发展历程中捕捉到它的影子,也能在新时代乡村文化活动中追寻到它的踪迹。它是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有效载体。
6、乡村文化彰显着古朴的原生态文化艺术风格。它既具有原始的、古朴的风格,又充满浓郁的生产、生活气息与乡土风情;它是适应和满足现代社会返璞归真的文化探求欲望的主要媒介;它是艺术家们采集、挖掘民间民族和宗教文化艺术的宝库;它是诞生、提炼和升华现代文化精品的源泉和动力;它是滋养培育一代又一代文化艺术思想家的温床和摇篮,同时也是有力保护原生态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有效形式和重要载体。
陈韬: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新时代乡村文化振兴
一首《康定情歌》把独具特色的康巴风情推向了世界,一部《边城》为偏僻的湘西凤凰古城扬了名,一则《阿诗玛》传说展示了一处天然奇观,一部《刘三姐》电影展现了一方风土民情,一台《彝红》歌舞剧再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翻身得解放的革命豪情。一幅画、一首歌、一个典故、一则传说、一首诗词、一篇文章、一部电影、一本小说、一阕歌赋、一副楹联,集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于一体的文化艺术精品,是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结晶,是一个时代的特色标志。这些精品力作无不是来源于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无不是中国乡村原生态文化这片肥田沃土之上结出的硕果。
二、乡村文化振兴是的时代召唤
乡村文化振兴,就是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坚持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一起抓,繁荣兴盛农村文化,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改善农民精神风貌,不断提高乡村社会文明程度,焕发乡村文明新气象。乡村文化振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重大历史任务,是新时代做好乡村精神文明建设的总抓手。
乡村文化振兴既是党中央立足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着力解决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所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也是我们党对近代以来工业化、城市化和乡村发展所进行的历史总结和高度自觉。乡村文化振兴既顺应亿万农民对幸福美好生活的向往,又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所系、使命所在。
我们党历来重视农民问题,重视农民教育,重视乡村文化建设,在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中,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关于农民问题的基本原理同中国农民问题具体实际相结合,形成了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农民观、文化观。毛泽东同志是我们党重视乡村文化的光辉典范,他根据马克思、恩格斯关于工农结盟的思想,提出了农民是中国革命主力军的论断,还深人研究了中国农民的特征,提出了对农民进行教育和引导的论断,强调要把政治教育与文化教育相结合、扫盲教育与生产劳动教育和技术教育相结合,把农民从文盲和愚昧中解放出来。邓小平同志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始终强调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两手都要抓,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尊重农民的主体地位,强调思想道德建设是社会主义乡村文化建设的核心,科学技术建设是社会主义乡村文化建设的基础。江泽民同志、胡锦涛同志对乡村文化建设高度重视,采取了包括加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培育新型农民等一系列政策措施。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团结带领全国各成人民,迎难而上、开拓进取,取得包括乡村文化繁荣发展在内的一系到重大历史性成就。党的十九大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主题,以社会主要矛盾的新变化为依据,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乡村文化振兴作为这一战略的铸魂工程,成为新时代的一个重大课。可以说,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之日起,就是乡村文化的坚守护者、积极引领者、忠实传承者和创新发展者:乡村文化振兴始终是共产党人的历史使命,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振兴的重要组成部分。
 
陈韬: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新时代乡村文化振兴
三、乡村文化振兴要有的放矢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重大历史任务。推动乡村文化振兴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内容。我国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以来,乡村文化振兴取得明显成效,但也有一些地方对乡村文化振兴不够重视。新形势下,应大力推动乡村文化振兴,繁荣发展乡村文化,努力提高乡村社会文明程度。
(一)延续乡村文化血脉,留住乡村文化记忆。推动乡村文化振兴,需要对乡村传统文化进行保护、传承与发展,使其与现代文化有机融合,以更好延续乡村文化血脉。应加大对乡村优秀传统文化挖掘、整理和保护力度,充分发挥其在凝聚人心、教化群众、淳化民风中的重要作用。从物质文化层面而言,应加强对传统村落基本格局的保护,加强对乡村文物古迹、传统建筑以及民间文化活动场所等的保护。从非物质文化层面而言,应加强对乡村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与发展,如乡村优秀传统曲艺、民间工艺美术、传统节庆活动、传统体育活动等。可以借助现代科技手段、现代文化创意设计表现乡村传统文化,鼓励乡村传统文化与乡村旅游深度融合,不断激发乡村文化的活力。
乡村文化是以农耕文化为核心,融合民俗文化、宗教文化和建筑文化,形成独具特色的地域性本土文化。
一是农耕文化农耕文化指由村民在长期农业生产活动中形成的风俗文化,具有地域性、乡土性、传承性与多元性的特点。例如,婺源的特色梯田文化景观,可采用先进的水土保持技术来保证斜坡的稳定性,并清理排水沟的垃圾,塑造梯田赏花、农地听风的农耕生活场景。生产生活性设施与村民的农耕生产活动密切联系,体现乡村质朴的生活气息,是能够引起人们对乡村印象共鸣的乡土要素,如石磨、木质碾米机、柴草垛等。在乡村人口、中心广场、主要街巷等重要节点的景观整治和庭院改造处,依据空间的主题,适当布置乡村生产生活性设施,赋予空间历史特征,使各个空间相呼应,突出村庄特色。
二是民俗文化乡村有着赶集、看戏、逛庙会、红白喜事等民间习俗。延续多年的赶集传统,每逢特定时日,商贩齐集在固定场所,村民纷纷上街购物,乡村因赶集活动而变得热闹。对于文化生活匮乏的村民而言,看戏是他们喜闻乐见的生活方式。乡下看戏,露天的简易看台,结合质朴的语言和生动的表演,便能引起村民的情感共鸣。保留民俗特色文化,保护乡音,给乡村各类民俗活动预留文化展示空间,优化民俗文化演出的环境,提高民俗文化演出节目的质量,让村民能充分感受到家乡的气息,留住村民记忆中的空间和事件,留住乡愁。
三是宗教文化乡村宗教信仰包括自然崇拜、祖先祭祀、佛教信仰、道教信仰等,具有多元性和复合性。宗教信仰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净化乡村,促进邻里关系的融洽与家庭关系的改善。寺庙、宗祠往往是村民表达宗教信仰的精神活动场所。利用寺庙传播环保的理念,传递保护生态环境和野生动物的爱心,发挥村民的主观能动性,让村民自主地参与到乡村环境整治活动中来,使乡村环境变得美丽、村民行为活动方式变得文明,村民精神生活变得富裕。
是建筑文化建筑文化需要传承,乡村古建筑风格固然千差万别,却离不开天人合一的设计理念,如徽派建筑、客家围屋、傣族竹楼等。“水泥森林”式的城市建筑风格不适应于乡村建设,只有有着历史沉淀的乡村建筑才能承载记忆中的乡愁,如祠堂、寺庙、戏台、书院、牌坊等。延续村落空间肌理,保留历史建筑的建筑风格、建筑结构与装饰,修缮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古建筑,植入文化活动,使古建筑真正意义上的活起来。对于农村住宅,在满足建筑采光、建筑合理布局的前提下延续建筑堪舆学的理念,融入古建元素和现代元素,塑造新型的村庄面貌。
 
陈韬: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新时代乡村文化振兴
总之,留住乡村文化记忆,这是一项具有深远意义的文化工程,是一件把根留住的文化惠民工程。一片残垣、一处断壁、一栋楼阁、一座牌坊,都有一段尘封的历史,都有其不可复制的传奇。当越来越多的古村落、古建筑、老手艺在逐渐消逝,故乡也逐渐成为再也回不去的回忆。我们要做的就是要唤起全民对乡村文化的挚爱和对古村落的保护意识,让其成为推动乡村振兴发展的力量。
(二)建立创新机制,促进乡村文化繁荣发展
要在乡村文化的历史性、区域性、地方性与共同性之间,找准工作的结合点和切入点,形成合力抓落实、抓创新。要在采集、挖掘、整理、创新、排练和演出当地民间文艺作品活动中,培养一批创作本土文艺作品的骨干分子。要把这些从乡村生产生活中来、有着丰富乡村文化阅历的骨干分子团结在一起,以当地群众认同的语言表达方式和艺术表现形式,从老歌新唱、旧曲填新词到编撰民间文艺作品,由浅入深、由易到难地开展文艺创作。要挖掘本土文化资源,发挥本土文化特色优势,给古老的、民族的、民俗的,具有浓郁乡土气息和生活气息的艺术瑰宝,增添具有新时代气息的文化元素,使其焕发出新的活力,实现优秀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和谐统一。要把原生态乡村文化打造成为通俗的、民族的,同时也是世界的新时代乡村文化艺术精品,创造出具有竞争力的新时代乡村文化。
要牢固树立坚持常年开展活动才有战斗力、积极参与各种汇演调演才有影响力的思想观念。要在开展乡村文化活动中培养乡村文艺队伍的凝聚力、向心力;全方位调动农村群众参与新时代乡村文化建设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彻底翻过为调演才排练文艺节目的老黄历,改变唯汇演才编撰文艺作品的旧观念,把日常文化活动与节庆汇演、调演有机结合起来,推动新时代乡村文化建设蓬勃发展。
要建立完善文化联动长效机制。要在农闲时段,协调、安排村与村之间开展文化互动交流联谊演出,实施文化整体联动,持续不断地掀起一拨又一拨新时代乡村文化建设新高潮。在乡村联动演出中筛选、打造出一村一精品、一乡(镇)一特色的新时代乡村优秀文化。在约定的同一时段,在乡镇之间开展巡回交流演出,推广联动效应。推而广之,可在县内、县际和县以上行政区域范围内,开展系列新时代乡村文化联动演出,为新时代乡村文化建设创建一个交流互动的大平台,创造一个展示、欣赏、学习和借鉴的大舞台。通过全面深入地开展联动演出,催生乡村文化的创新欲望,推动形成乡村文化的自生机制,创造出新时代乡村的特色文化,最大限度地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生活需求。
陈韬: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新时代乡村文化振兴
(三)完善服务体系,大力发展乡村文化产业。推动乡村文化振兴,必须按照有标准、有网络、有内容、有人才的要求健全乡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更好满足乡村居民的基本文化需求。应坚持重心下移、资源下移、服务下移,进一步完善覆盖城乡的基层公共文化设施网络。推动基层公共文化设施资源整合、共建共享,统筹建设集宣传文化、党员教育、科学普及、普法教育、体育健身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基层公共文化服务中心。推行县级图书馆、文化馆总分馆制,发挥县级公共文化机构辐射作用,实现乡村两级公共文化服务全覆盖,提升服务效能。继续实施公共数字文化工程,积极发挥新媒体作用,让乡村居民能够便捷获取优质数字文化资源。以文化需求引导文化供给,建立乡村居民文化需求反馈机制,实行政府向社会购买公共文化服务,推行“按需制单,百姓点单”服务模式,使乡村公共文化服务更加符合乡村居民的需求、更受乡村居民的欢迎。
乡村文化振兴与乡村文化产业发展相辅相成,乡村文化产业发展是乡村文化振兴的推动力量,乡村文化振兴是乡村文化产业发展的重要目的。大力发展乡村特色文化产业,是促进乡村文化与经济融合发展的重要途径。应依托乡村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民族文化资源和生态文化资源,发展具有地域特色和民族特点的文化产品和服务。大力推动农村地区实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培育形成具有民族和地域特色的传统工艺产品,促进传统工艺提高品质、形成品牌、带动就业。积极开发传统节日文化用品和武术、戏曲、舞龙、舞狮、锣鼓等民间艺术、民俗表演项目,促进文化资源与现代消费需求有效对接。借助数字化网络平台,搭乘乡村旅游快车,将地域特色和乡村文化元素融人农业生产、农产品加工、农业观光、农事体验中,赋予农业更多文化内涵。
四、走中国特色乡村文化振兴之路
(一)树立乡土文化的自信
乡村是中华传统文化生长的家园。乡土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根基,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和革命文化的母版,是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自信的根本依托。理解乡土文化、认同乡土文化、尊重乡土文化、热爱乡土文化不仅是增强文化自信的内在要求,也是实现乡村文化振兴的必要前提。
 
陈韬: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新时代乡村文化振兴
乡土文化孕育守护着中华文化的精髓。中华文化本质上是乡土文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和道德规范,植根于乡土社会,源于乡土文化。我国优秀传统农耕文明历史悠久、内涵丰富,一系列价值观念,如家庭为本、尊祖尚礼、邻里和睦、勤俭持家、以丰补歉等,都是人文精华;德业相劝、过失相规、出人相友、守望相助、患难相恤等,都是中华传统美德。儒家文化倡导的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和合、求大同,不仅维护了中国古代社会的良好秩序,在当今社会仍然具有强韧而持久的生命力。作为民俗文化代表的“二十四节气”,体现了中国人天人合一、顺天应时的理念。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中,乡土文化不仅起到了“孕育者”的作用,还发挥了“守护者”的作用。近代以来,尽管中国乡土文化屡次遭受磨难,但其文化精髓并没有丧失,而是深深植根于中国农村广袤的土地上,并在新时期焕发着强大的生命力。
乡土文化涵养呵护着宝贵的文化遗产。乡土文化源远流长,在历史的长河中除了不断为中华民族提供丰富的精神滋养外,还留下了曲阜“三孔”、万里长城、中国大运河等众多文物古迹,古琴艺术、木版年画、剪纸等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及散落全国各地、独具特色的传统村落、民族村寨、传统建筑、农业遗迹、灌溉工程遗产等。据统计,目前我国拥有世界遗产53处,排名世界前列;39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人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名录,位列缔约国首位;15个项目入选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居世界第一;形成了完善的国家、省、市、县四级文物和非遗保护体系。依托这些丰富而又宝贵的文化遗产,中国连绵几千年发展至今的历史从未中断,创造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文明奇迹。
乡土文化闪耀着色彩斑斓的独特魅力。乡土文化既是一方水土独特的精神创造和审美创造,又是人们乡土情感、亲和力和自豪感的凭借,更是永不过时的文化资源和文化资本。近年来,我国各地兴起了“乡土文化热”,乡土文化成为一种时尚文化,人们把乡土文化作为一种情结,作为重要的文化资源和文化资本。春节庙会、清明祭祖、端午赛龙舟、重阳登高等传统民俗活动日渐兴起,展现了乡土文化旺盛顽强的生命力。乡村旅游大发展,传统村落成为人们趋之若鹜的旅游地,民俗体验、乡村写生等成为消费热点。美丽乡村建设蓬勃兴起,传承乡土文化、保持乡村特色成为一致共识,一批文化底蕴深厚、充满地域特色的美丽乡村在全国各地不断涌现。景德镇陶瓷、淄博琉璃、潍坊风筝等乡土工艺品以及泰山皮影、日照农民画等乡土民间艺术纷分走出国门,中国乡村文化正以愈发自信的步伐走向世界,受到世界人民的广泛赞誉。
实践证明,中国乡土文化历经劫难而不亡,饱经沧桑而新生,我们完全有理由树立对乡土文化的自信,这是文化自信的核心构成,决定着文化自信的深度和广度。
陈韬: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新时代乡村文化振兴
(二)发掘乡村文化的动力
乡村是中华五千年农耕文明的见证者、感知者和传承者,是我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基因库。回望“衰落史”才能开启“振兴史”。乡村文化的衰落可以追溯到近代。从1840年到1949年,在这100多年里,帝国主义列强的经济、文化掠夺从未间断,内忧外患、山河破碎、民生憔悴,使得乡村文化逍受了无数次的劫难,千百年来积聚起来的有形文化财富被抢、被偷、被烧、被毁,损失之惨重世所罕见。打倒“孔家店”,立“西学”之新、破“中学”之旧,引发了全社会对传统文化的漠视、厌倦乃至反对。整个传统文化处于万劫不复的境地,它的分布于乡村中的那一部分也就难逃其“斯文扫地”的厄运。20世纪30年代,以晏阳初、梁漱溟、卢作孚等一批爱国知识分子也曾发起过“乡村建设运动”,提出并实验了“乡农学校”“博士下乡”“文艺教育治愚”等诸多方案,但终因没有一个人民当家做主的人民共和国,都以失败而告终。中国乡村文化的衰落史,是中华民族苦难史的生动写照。而同样在这100年里,与中国农村文化衰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西方发达国家基本完成城市化过程,较早地开启了乡村文化的振兴之路。据统计,1848年中国、美国的城市化率分别为10.9%、10.6%,而到1949年,中国的城市化率仍然是10%左右,美国已接近70%。英国早在1850年城市化率就达到50%,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第一个城市人口超过农村人口实现社会转型的国家。发达国家较早地具备了城市反哺农村的条件,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环境改造、空间规划,特别是乡村文化得到城市文化的直接反哺和辐射。美国的乡村“巧发展”战略、英国的乡村更生工程、日本的“一村一品”农村振兴运动,使得乡村经济和文化一起得以重构和振兴,乡村里住的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而是农业工人,是有文化的人在农村经营。新中国成立之后,为迅速积累工业化、城市化和现代化的资本,我国确立了以城市为中心的发展战略,以致城乡文化差距成为客观存在的事实并不断拉大。但是,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我国着力解决“三农”问题,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大力推进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走出了中国特色的乡村文化发展之路。当前,我国城市化率已近60%①,乡村文化早已走出衰落的低谷,伴随工业化、城镇化的进程,经历1949~1978年的复苏期、1978~2017年的建设期,具备了开启文化振兴的基本条件。历史证明,推动乡村文化由衰落走向振兴,是对近代以来仁人志士理想的再实践、再创造,是中国人民谋求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重大历史责任,是中国人民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内在要求。回望乡村文化的衰落才能凝聚起振兴的强大力量。
乡村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发源地,乡村文化在经济社会发展中一直占有重要地位。乡村文化是一个开放系统和开敞空间,只有坚持地域特色、民族风格与外来文化同构并置,才能将乡村文化的物质形态与精神气质有机融合起来。当前我国正处于城镇化和工业化相互叠加、互相更替的重要历史阶段,在这一历史阶段复兴乡村文化、发挥乡村文化对乡村振兴的人文功效,既是我国今后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指标,也是衡量我国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标尺。
乡村振兴,文化是核心。“仓廪实而知礼节”,要实现乡村振兴,不仅要振兴农业,振兴产业,还要充分重视振兴和发展乡土文化。在新鲜事物层出不穷、价值取向日益多元、生活方式日益多样的当今社会,对于生活简单、是非标注淳朴、老实本分的农民而言,只有对自身生于斯、长于斯的本土文化有坚定的信心,才能在困难面前自立自重,鼓起奋发进取的信心与勇气,焕发创新创造的活力,才能把广大农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转化为推动乡村振兴的动力。
陈韬: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新时代乡村文化振兴
(三)乡村文化振兴贯穿于乡村振兴全过程
文化振兴作为乡村振兴的重要组成部分,贯穿于乡村振兴全过程,为乡村振兴提供精神支柱和文化滋养。
1文化供给是乡村文化振兴的保证。要想推动乡村文化振兴,文化供给是保证性因素。但是,当前农村普遍存在的文化人才匮乏的问题,要按照人尽其才的原则,多措并举,挖掘和培养一大批优秀的乡村本土文化人才。制定出台相关扶持政策,把具有专业特长、热爱乡村文化事业、业务素质高、甘于奉献的优秀人才选拔到文化战线上来,建设一支专业化的文化工作管理队伍。同时要定期举办文化人才培训工程,加大对农村基层文化骨干、乡村文化工作人员培训力度,提高其政治素质和业务水平。加大资金投人,提高其经济待遇。
2乡村文化振兴以文化为魂。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能够在人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过程中创造生产力、提高竞争力、增强吸引力、形成凝聚力。没有文化,人就没有精神追求,就会空虚。乡村同样适用,没有文化的乡村,也是空虚的。乡村文化振兴要充分挖掘乡村文化内涵,与乡土文化元素与艺术符号相结合,考虑整体乡村历史风貌,来规划乡村建设发展,避免走工业化,千篇一律的老路。要采取让群众喜闻乐见、灵活多样的形式和方法,大力弘扬、大力宣传培养村民的爱国主义精神、勤劳致富的敬业精神、关爱互助的友善精神、遵纪守法的诚信精神,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贴近生活、贴近村民,转化为村民的内心认同、自觉行动。铸文化之魂,推动乡村文化繁荣兴盛,可以为乡村振兴提供精神动力、智力支持和道德滋养。只长庄稼的土地是贫瘠的,有了文化的滋润才能使乡村焕发旺盛的生命力。
3乡村文化振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本。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乡村文化振兴之本。文化系统的核心是价值观系统,不同的价值观是文化模式差异的重要体现。因此,发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乡村文化振兴中的引领作用,既是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农村落地生根的需要,也是引领乡村文化建设,实现乡村振兴战略的需要。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共产党就开始逐步引导农民走社会主义道路,培养农民的社会主义觉悟和集体主义观念,使农民的思想发生了根本转变,为顺利完成农业社会主义改造奠定了思想基础。但是,近年来,伴随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以及多元文化的冲击,社会主义价值观念在农民的思想中有所淡化和弱化。因此,当前重塑农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尤为重要和紧迫。社会核心价值观只有深入群众的日常生活场域,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的思想根基、行动准则,才可能真正走出理论与现实相悖的困境,真正实现其文化引领的效用。
4、良好社会风气是乡村文化振兴的重要体现。社会风气是社会整体或局部在一个阶段内所呈现出的习尚和风貌,包括观念、爱好、行为、习惯等。良好的社会风气是推动社会前进的巨大力量,而不良的社会风气则有损社会的健康机体。近年来,随着文明村镇创建的推进,农村社会风气得到有效整治,农村精神文明建设取得新的进展。但是,一些农村仍存在着诚信缺失、道德失范、封建迷信、黄赌毒以及大操大办红白喜事、比阔斗富等现象。因此,良好的乡村社会风气的形成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善治之路,建设充满活力、和谐有序的乡村社会,不断增强广大农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因为乡村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厚的精神追求,包含着中华民族最本色的精神基因,蕴含着中华民族最珍贵的精神特质。比如,和谐友善的“邻里文化”、反哺桑梓的“乡贤文化”、崇德重礼的“儒家文化”等优秀乡土传统文化,是乡村柔性治理的宝贵资源,要对其进行充实和发扬,以“乡村自治、社会共治、德治教化”助力乡村善治,实现文化乡村振兴。
陈韬: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新时代乡村文化振兴
()乡村文化振兴的制度保障
1明确主体。在我国当前的乡村文化建设中,存在着责任人不够明确的情况。一些当地政府没有在明确的材料中看到自己需要负责乡村文化建设,于是对于这类项目就不够重视。这就导致了乡村文化建设的力度不够,一些设施的建设不够完善,也就无法完成乡村文化所需要承担的任务。乡村文化振兴过程中,政府是主要主体,是乡村文化振兴的政策引导者、条件支持者、实施保障者。乡村文化振兴的直接实施主体是广大农民,享受者也是广大农民,在乡村文化振兴中要发动农民力量,要引导农民积极参与到乡村文化振兴之中,自觉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承和创新乡土文化,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
2资源整合。在我国当前的乡村文化建设之中,一直无法做到有效的资源整合。各个部门各自问政,很难产生配合,这就让乡村文化建设的速度被拖延。因此,想要进行乡村文化建设,就必须从人、财、物等多个方面进行整合,让各种资源被统一管理,在使用的时候只需要一个部门的牵头就能得到充分的调动。这样才能简化工作步骤,提高工作效率。其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在政府的各个部门中,选择一个部门作为乡村文化建设的核心部门,由这个部门负责资源的整合,下设的其他部门想要进行任何的活动,只需要向这个部门汇报并获取审批即可。
3丰富功能。在乡村文化建设之中,我国当前的情况主要是各种设施不够齐全,通常就是在各个小区或者重要的地方建立一个简单的健身仪器。这种情况就导致乡村文化设施的吸引力不够,不能让群众被吸引。因此就存在着名存实亡的状况。为了改变这种情况,就需要我国文化机构对各个地方进行大额度的拨款,这样才能有效增加文化设施的种类。只有更多种类的文化设施,才能形成足够的吸引力,让我国的群众真正体会到乡村文化建设的效用。而一些大型的文化设施,诸如文化馆、歌剧院、图书馆等,更是我国需要建设的重点。
4建设机制。基层文化建设还存在的问题就是烂尾问题。一些乡村文化设施被建设之后,很难得到维护,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设施就渐渐无法使用,成为一堆废铜烂铁。为了保障我国的乡村文化建设不会出现烂尾的现象,就需要建设一个有效的运行机制进行操作。这个机制主要的任务就是能够规定责任的隶属,在不论任何时候,一旦乡村文化设施出现了问题都有人能够负责,并且解决。
陈韬: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新时代乡村文化振兴
来源:浙江省新农第六产业研究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