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细语|一个人的宅家:暴露地穿; 随意地躺; 马虎地吃; 偶尔地看

萌萌细语|一个人的宅家:暴露地穿; 随意地躺; 马虎地吃; 偶尔地看

◇ 这篇最新散文,我没给一直器重我的娘家报纸一一北京晚报,直接给了泰州晚报。令我感动的是,北京晚报总编辑张冬萍看了,爽快地给了两个赞。她不止一次这样做。比起那些心脑狭隘、妒贤嫉能的人,年轻的张总,境界实在高太多了。 ——司马小萌

◇ 承蒙您的谬赞,您的才华横溢和努力勤奋令人敬佩。——北京晚报总编辑张冬萍

◇ 这就是一家知名报纸领头人所展示出的襟怀宽广、光明磊落的一面。——司马小萌

萌萌细语|一个人的宅家:暴露地穿; 随意地躺; 马虎地吃; 偶尔地看

2021年8月11日 泰州晚报

遵照国家防疫要求,又宅家了。

炎炎夏日,一个人宅家,你会以何种面目示人?

哦,不是“示人”,是示己。

小小归纳了一下:暴露地穿;随意地躺;马虎地吃;偶尔地看。

放心,所谓“暴露”,只不过把一直压箱底的吊带背心翻出来穿。天气实在太热了,每天开窗通风时,明显感到一股热气往里窜。不过礼仪俺是懂的,每逢快递员按铃送货,我就会闪电般套上一件短袖。实在来不及,就披上浴巾。估计不少快递员会对这家主人的清洁习惯,有“深刻印象”。

退休后有了赖床的条件,成了货真价实的“睡懒觉专业户”。明明九、十点才起床,吃点东西又躺下了。不是睡觉,是“葛优躺”。过去没体会,只把“葛优躺”当笑话听。现在一躺,果然很爽。看来,“风靡全国”也不无道理。

宅家就是这么无聊。一个多月来我只走出小区三次,每次不超五百步。近两周走出家门三次,每次不超三百步。要不是帮儿子家浇花,连这都省了。这两天我突然发现,两条腿就像别人的,快不会走路了!这个责任,必须要由新冠肺炎和酷热夏天来扛。

至于吃,我向来不讲究,现在更没干劲了。黄瓜芝麻酱拌面,茄丁大蒜拌面,丝瓜鸡蛋汤面,西红柿鸡蛋汤面……诸位,提示一下我,还可以有什么面?最省事的是方便面,放俩鸡蛋就完事;最最省事的是叫外卖。不过感到比在店里吃质量差。尤其是汉堡包,里面的内容,显然少放了。

平日里,每晚从电视里搜个外国电影看,是我的老习惯。这次赶上东京奥运会,有得看了。我国体育健儿何等辉煌,倍儿长国人志气。不过本人承受力不够,一输球,马上转台;过一会儿,再偷偷转回来;再过一会,又转出去;一晚上挺忙。还时不时嫌这个解说员那个解说员“唠叨”。那天看男子4×100米接力决赛,俺调侃:“要不是解说员喋喋不休,我看能进前三。”朋友们笑评:“解说员表示不背这个锅……”谁不清楚,在一大群独具跑步天资的黑人选手裹挟下,咱们中国小伙子能跑进世界第四,已是“叹为观止”。这些“别人家的小孩”,让我们看到中国未来的美好模样。

宅家的后果有二,除了不会走路了,身上各种器官也开始闹事,莫名其妙地这疼那疼。楼上闺蜜小夏大概也如此,那天睡醒一觉,腰疼了!我赶快出主意:试试艾灸帖。对我国博大精深的中医,本人向来信服。我帮她在网上买,还殷勤地请她下楼帮着贴。管它效果如何,不试怎么知道?

“多么好多么好的朋友啊!”这话,属于本人的“自言自语”。

不过大家放心吧。说归说,干归干。俺宅家也闲不住的。写写文,选选片。那天苏州日报常新总编封了我个名号:“星探”,因为我会留意朋友圈里大家拍的好照片,及时推荐给“泰会拍”摄影版。大家一起参与,办一个火遍全国的精彩图片版,丰富我们的文化生活,多好!

欲知本人殷勤到什么程度:留着言,约着稿,修着片,有时还帮忙修改说明文。

被我“探”上的徐州日报柳喜峰女士,欢喜地写道:“仰望星空上,每一颗星都是希望。”开封日报赵杰女士也迅速“附庸风雅”:“眺望草原上,每一匹马都在奔腾。”

这帮才女啊!

不过对“星探”这个称谓,我不太感冒。咱们“高大上”一点,叫“伯乐”好不好?

泰州晚报翟明总编就有点“煞风景”了。他说:“你名字中有马,再叫伯乐,就是自己相自己了。司马伯乐?”……

哼,不跟他计较,咱“自娱自乐”。活着总是要做一点事情的。尤其是没人催着逼着赶着的时候,这个“自觉性”尤为重要。

我的号召语很简单:要想不痴呆,大脑用起来。

作者简介

萌萌细语|一个人的宅家:暴露地穿; 随意地躺; 马虎地吃; 偶尔地看

司马小萌,北京晚报高级记者。1969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新闻摄影专业。曾出任北京市政协委员十五年。在新闻摄影领域颇有建树,是国内新闻摄影公益平台的领军人物。如今“跨界”,在文字领域大展身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