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方大炕

那一方大炕

原载于《农村青年》2021年第5期

文/洛  溪

我家小宝贝7个月了,最近在学习爬行。可是她只是淡定地躺在家里好几千元钱、号称可以支撑腰背、回弹力好的乳胶床垫上,对于爬行之事一点兴趣也没有。在电梯里遇到邻居家9个月的宝宝,认真询问宝妈后得知,她家孩子也才刚刚学会爬行技能。婆婆对此很是奇怪:以前的小孩出生6个月左右就学会爬了,现在的孩子怎么都学得这么晚?一家人分析原因,觉得可能是因为现在家里基本都是1~2个孩子,大人都惯着。而且现在的育婴方法讲究顺其自然,不愿意强求孩子。

主观因素有了,客观条件也得考虑——床垫太软,宝贝使不上劲儿。婆婆说起我们小时候都是在大炕上玩儿,又平又硬,肯定有助于孩子练习爬行。现在虽然没炕啦,但有替代品——爬行垫。爬行垫软软的,材质安全,表面的纹路可以防止小宝宝脚滑摔倒。就算摔倒,也有缓震性能,可以保护宝宝不受伤害。还防潮隔热,一年四季都可用。总之,一块爬行垫成了宝宝新的锻炼基地。还别说,在爬行垫上,宝宝确实比在床上能多挪动那么几公分。看来学习爬行,这硬件设施也是非常重要的。

看着宝宝在爬行垫上努力挪动自己的小身体,我们几个大人不禁聊起了过去的大炕头。小时候的我,也是在爷爷奶奶家的大炕上慢慢长大的。

农村的大炕都是用土压成的大土块和泥砌成的,冬暖夏凉,家家必备。姥姥家的大炕最早是后炕,就是在靠后墙那一边砌的炕。一整面墙的宽度,都能在上面翻跟头。当年小小的我上炕不是那么容易的,大炕的高度差不多到大人的腿根,到我的腰部。上炕时两手撑着炕沿使劲一蹬,先搭一条腿上去,再把另一条腿提上来就可以倒在宽大的炕上了。当然,这一套动作熟能生巧,几次下来就不成问题了。

那一方大炕

我最喜欢炕上的被褥垛。每天早上起来,所有的被子、褥子都会被叠成条状,摞在大炕的一侧。厚厚的被褥垛松松软软的,躺在上面像躺在棉花堆里,舒服得很。就算和弟弟妹妹玩得疯了,不小心把“棉花堆”弄倒了,也不碍事。有时候我们还会故意把被子弄塌,惹得姥姥唠叨几句。

那一方大炕

大炕对于姥姥来说可不只是睡觉的地方,它还有别的用处:生豆芽。姥姥会把很多生黄豆放在一个大铁盆里,里面撒点儿水,在盆上面蒙一层纱布,再放到炕角,利用炕上的温度让豆子发芽。没几天,白白胖胖的豆芽就长出来了,白的芽,黄的豆,挤在一处,煞是好看。豆芽和粉条、胡萝卜一起拌凉菜,味道好极了。

后来,因为姥姥喜欢前炕,就是把炕砌在靠窗的那一边,改造完的大炕时时刻刻洒满阳光,窗外就是姥姥种的小花槽。冬天趴在被窝里看雪,夏天趴在窗台上看花,童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

奶奶家的大炕是前炕。在我脑海里一直有一幅画面:一个刚会站立的婴儿扶着窗户站在炕上,冲着外面的老人拍打着玻璃,那是每天早晨给我打牛奶回来和我打招呼的爷爷。

儿时的大炕已是遥远的记忆,现在的大炕是农家院、特色餐厅招揽顾客的一个“道具”,成为人们或回味或稀罕的事物。大炕早已被席梦思、乳胶、棕榈等等各种床垫所代替。躺在这些床垫上虽然也很舒服,但我仍无比怀念一家人关了灯躺在炕上、听着姥姥姥爷和妈妈的闲聊、不知不觉沉沉睡去的那些安静的夜晚……

终审:蔺玉红
审校:李志国  刘朱婴
编辑:胡晓荣

来源:农村青年杂志 (原载于《农村青年》2021年第5期)

作者:洛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