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不愿跪着求生,又不能站着做人,这届年轻人,都叫着要躺平。

躺平,不等于放弃,而是降低“被动”欲望,为自己而活。

面对生活压力、职场竞争,家庭关系等一系列问题,躺平青年主动选择走向边缘,超脱加班、升职、加薪、买房的主流路径,用自己的方式消解外在环境对个体的规训。

魏晋有“竹林七贤”、英国有尼特族、美国有归巢族……古今中外,躺平姿势万千,但要论躺得最彻底姿势最优美的,当属陶渊明。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与其宦海逐浪,不如回家“躺平”

 

 

陶家,到了陶渊明这一代,已是浔阳江畔没落的贵族。

“弱年逢家乏”,陶渊明20岁便开始了他的游宦生涯。出任江州祭酒,加入桓玄幕;做过参军,最高官至彭泽令。

每次做官时间都不长,总是在一展宏图与眷念田园的矛盾中苦苦挣扎。最后,他因为不肯为五斗米折腰向小儿,挂冠而去,躬耕陇亩。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陶渊明的天性中,一直都有崇尚自然的种子,在前半生出仕与隐逸的漫长岁月中,这一粒种子遇雨则发、遇强则强。

终于,在他40岁时,他坚定地选择了 “躺平”,主动走向社会的边缘,走向自然的田园。

南野开荒,南山种豆,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携子同游,东篱采菊,欢持一樽酒,提壶抚寒柯。

此番躺平,他躺得很彻底。和同时期的阮籍、嵇康、谢灵运相比,陶渊明的躺平真正地做到了超然物外。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正如朱熹所评:

晋、宋人物,虽曰尚清高,然个个要官职,这边一面清谈,那边一面招权纳货。陶渊明真个能不要,所以高于晋、宋人物。

陶渊明的归隐,是顺从内心,是求真积善,不苛求、不盲从、不将就、不屈从的“躺平”是大胸怀,更是人生的大智慧。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躺”成一首静穆的田园诗

 

 

回到自然的山水间,陶渊明脱下官服,将官帽换成葛巾,方便过滤新焙的美酒,左手锄头,右手笔头,忙得不亦乐乎。

辛勤的劳作让他从官场的“工具人”变为“独立自由之农人”,在酒精的催化下,陶渊明彻底放飞,变成“大自然中伟大的顽童”。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于是,一首紧接着一首,田园诗从希望的田野里长出,在半醉半醒的诗人笔下跳动如音符。

 “桑麻日已长,我土日已广”,耕作小有成绩,写诗庆祝一下;“草盛豆苗稀”,豆子收成不好,写诗祈祷一下;酒到至酣时,拿起无弦琴空弹一曲,写诗记录之。

山川河海,厨房与爱,鸡鸣桑树,狗吠深巷……万物可爱,皆可入诗。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在注重骈俪文风的晋代,陶渊明的诗平淡醇美,古朴自然、率性天真,透着青草的气息与泥土的芬芳,宛若林间吹来的自然风,又似阡陌田间响起的温暖牧歌,浓郁的烟火气息,是对生活的无限深情。

他笔下的“世外桃源”,至今仍是我们憧憬的乌托邦,成为中国人长久以来的精神家园。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时光荏苒,岁月流转,陶渊明在他开辟的诗歌新天地中,活成了一首静穆的田园诗。

关于人生,关于职场,关于理想,关于现实,他为后人提供了一个叫做“躺平”的选择。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笑对人生最后的“躺平”

 

 

还记得《非诚勿扰2》里,李香山辞世前为自己开的追悼会吗?简直赚足了亲朋好友和观众的眼泪。其实,这件事儿,早在东晋就有人干过了!

没错,他就是陶渊明。

在死前两个月,陶渊明写下了《拟挽歌辞三首》,并将自己追悼会的《自祭文》也安排得妥妥的。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挽歌本是为死者送葬时挽灵柩的人所唱的丧歌,而陶渊明却以一个死者的口吻、视角,去想象着自己死后的场景。

儿女哭丧,灵前酒殇,出殡下葬,陶渊明的挽歌,像电影的慢镜头,一帧帧,一幕幕,目送自己的灵柩走向郊外的墓地。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中国人多惜生惧死,面对死亡,满怀凄凉却避而不谈。唯有参破生死的悟道高僧,才能清楚预知自己的圆寂之日,并留下偈语,裨益后人。

“有生必有死,早终非命促”,“人生似幻化,终当归空无”,生死是自然的规律,陶渊明想明白了,也活明白了,没有恐慌,只有笑对。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千秋万岁后,谁知荣与辱。但恨在世时,饮酒不得足。”,死后荣辱不重要,只恨在世没喝够,豁达中带着几分乐天的诙谐。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就把这躯体托付给群山,给长空,给草木吧,化作成泥碾作土。一切从大地而来的,还给大地;从自然而来的,复归自然。待到天地俱生,万物以荣,生命又是天地间一轮新的冒险。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面对人生最后的“躺平”,陶渊明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作为北宋文坛现象级偶像、顶流IP,苏东坡也有自己的偶像,那就是陶渊明。

他说:“吾于诗人无所好,独好渊明诗”。苏东坡一生,写了一百多首和陶诗,对陶渊明的崇拜和喜爱,不亚于今日粉丝之追星。

当宋神宗读东坡诗欢心到不吃饭的时候,苏东坡却崇拜陶渊明到了舍不得读陶诗的地步,真的是,一物降一物啊。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每体中不佳,辄取读,不过一篇,唯恐读尽后,无以自遣耳”,每当身体不适,苏东坡就找出陶诗读一读,但每次只读一篇,因为陶渊明的诗太少,他怕读完了,就没有可以排忧遣闷的了。

当王维讥讽陶渊明《乞食》时,苏东坡却跳出来为自己的偶像辩护:

孔子不取微生高,孟子不取于陵仲子,恶其不情也。陶渊明欲仕则仕,不以求之为嫌;欲隐则隐,不以去之为高;饥则扣门而乞食,饱则鸡黍以延客。古今贤之,贵其真也”,在小迷弟苏东坡的眼里,偶像即使出来要饭,也是一种率真的表现。

在贬谪的漫长岁月中,是陶渊明的诗给了苏东坡以安慰,伴他度过无数个凄苦的雨夜。在南迁途中,苏东坡惋惜《归去来兮辞》不能吟唱,将偶像的作品一句句拆散,填到一首名为《哨遍》的词牌中去,用音乐慰藉风尘。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可以说,粉丝苏东坡对偶像陶渊明的景仰、崇拜,是始于才华,衷于人品。

自黄州东坡以后,苏轼就有了归隐的念头,但天不遂人愿,屡次征召,身不由己。所以,陶渊明的彻底归隐和“躺平”,对他来说,是穷尽一生都无法实现的梦。

“翻开《陶靖节集》那发黄的扉页,命运将它装订得极为拙劣,含着泪,我一读再读,却不得不承认,躺平是一本太仓促的书。”这大概就是苏东坡内心的某种真实写照了吧。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躺平是一种姿态,是内心自我的觉醒,是活出自我之前的助跑。

归去来兮,回到心中的“桃花源”。唯有躺下来,你才能看见繁星闪烁;唯有躺下来,大写的人字,才更稳更有力。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扫码进店,邂逅苏东坡偶像陶渊明)

 

 

 

 

 

 

躺平的陶渊明 活成了苏东坡的偶像

 

旅行与阅读

生活与艺术

 

 

来源:芷有一间

作者:芷有一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