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情偶记——我从山中来

闲情偶记——我从山中来

 湖山的紫云英开了,不是一簇簇,而是一大片一大片。我心里总是纳闷,谁把上帝的调色盘打翻了?乌溪江水库四周,赤橙黄绿青蓝紫总能和山峦云海绘就一幅画卷。

闲情偶记——我从山中来

  很多事情现在想来真的有趣,八年前,自己的一篇稿子被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用,里面提到了烂柯山和乌溪江。那个有“山中一日,世上千年”典故的烂柯山,距离芷有一间湖畔民宿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更巧合的是,芷有一间湖畔民宿就座落在乌溪江上游。

闲情偶记——我从山中来

  不敢用“山中一日,世上千年”来描绘现在的生活,那是神仙的逻辑。而现在身处的遂昌,倒是被当年的县令汤显祖誉为“仙县”的。

闲情偶记——我从山中来

闲情偶记——我从山中来

闲情偶记——我从山中来 从媒体人到民宿主,从古堰画乡到遂昌湖山。于是,“芷有一间”,当年瓯江边起笔的那四个字,如今终于落款在“湖畔”。

闲情偶记——我从山中来

闲情偶记——我从山中来

 湖畔的日子是简单的,不过是一屋二人三餐四季。偶尔有朋自远方来,那是简单生活的一种调剂。

闲情偶记——我从山中来

闲情偶记——我从山中来

闲情偶记——我从山中来湖畔的日子也是充实的,饲花弄草,晴耕雨读。在与大自然的交往中,渐渐领悟“自作自受”的本来意义。

闲情偶记——我从山中来

“偷得浮生日日闲,心情半佛半神仙”大概就是湖畔生活的真实写照了。等这场春雨过后,紫云英应该已经长成气候。我也要趁着春天,去一趟烂柯山,不说什么机缘,只因途径的路上,花开正好。

闲情偶记——我从山中来

 

 

 

 

旅行与阅读

生活与艺术

来源:芷有一间

作者:吴仲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