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母亲纳鞋底

一到换 季时,打开衣柜、鞋柜,各式各样的衣服、鞋子排开,挑选起来很费脑筋。

想起我的童年时期,物质还很匮乏。“大点儿穿一年,小点儿穿一年,不大不小又一年。”那时大人给孩子做衣服会尽量大一些,这样可以多穿一些时日。即便如此,家里大孩子穿旧的衣服,弟弟妹妹们还得接着穿。实在穿不了的衣服也舍不得扔,母亲就用这些旧衣服的布裁剪成方块形状,用面粉打一些浆糊,找一张平整光滑的桌面,刷一层浆糊铺一层布,大概五六层时,便在太阳底下晒干,就成了做鞋底的材料。

想起母亲纳鞋底

布鞋可是个体力活,也是个精细活,因为做成的鞋穿出去会被别人看,手艺好坏一目了然。做鞋要先找鞋样,用旧报纸或者旧挂历的纸,剪出样子来。黑条绒布做鞋面,也和旧的布料一起刷上浆糊,贴在桌面上晒干,这样的鞋面既结实又耐磨。用大针脚把鞋样绷在上面,按照鞋样的大小就可以剪成合脚的鞋面。

最复杂的工序是纳鞋底,把那些晒干的刷了浆糊的布板按照脚的大小肥瘦剪成鞋底的形状,再用三四层这样的布板摞起来。旧衣服的颜色各有不同,母亲用白色的棉布剪成一指宽的布条围在已经是鞋底形状的布板周围,这样看起来颜色统一,还很干净。

农闲了,街坊四邻的妇女们围坐在一起,一边说着话一边纳鞋底。纳鞋底用的针比缝衣服用的要大一些,还要配合锥子,顶针。顶针是一个类似于戒指或扳指样的金属圈,套在手指上。鞋底很厚,扎不动时,就用顶针顶住针鼻,用手上的力量穿透厚厚的布板。针用的时间长了,难免有些发涩。纳鞋底时,拿着针在鼻子上或头发里摩擦几下,可达到润滑的作用。纳鞋底讲究用线均匀,这样鞋底才不会松散变形。那一排排整齐美观的针脚,也缝进了母亲对子女浓浓的爱意。

最后一道工序是上鞋面,用锥子扎透鞋面和鞋底的边缘,再用大号针带着粗线细细密密地坠在一起,一双舒服体面的新鞋就基本完工了。钉上扣眼或缝上松紧口,就可以上脚了。多余的碎布料还可以做成鞋垫,松软、合脚。

新鞋穿在脚上,总是小心翼翼,生怕弄脏或刮坏。时间久了,也就没那么爱惜。有的孩子会把鞋底大脚趾附近的那部分磨出一个窟窿,母亲就会用旧的自行车外胎剪成鞋底的形状和鞋底钉在一起。虽然鞋子有些沉但是非常耐穿,即便鞋面破了,鞋底都坏不了。

如今,已经很少有人做鞋了。我时常想起母亲在院子里阳光的碎影下纳鞋底的样子,那一针一线,沉重而又温暖。 

来源:农村青年 ( 原载于《农村青年》2020年第11期
文/裴永谦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