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丨包公故居,鲜藕无丝

行走丨包公故居,鲜藕无丝

那次到合肥,车入城区,已然夜半。闹市民居,渐入梦境。遥想三国时代,一代名将张辽,在距此不远处鏖战逍遥津,声威震群敌,该是多么轰动场景?千年如流水,史话若回响。古城还是古城,那时的风流人物,早已交付笑谈中。

翌日清晨,习惯溜早的我,黎明即起,在酒店外街巷间漫步,或浏览老店商铺,或搜寻古代遗迹。走着走着,无意间抬望眼,竟然来到北宋包拯出生地——古城南门外的包河公园。望一池碧荷,听一片蛙鸣,我由此想起,园中香河墩的荷塘里盛产一种红花藕,听说此藕不仅口感鲜美,且断开时,不见藕丝,与包公“铁面无私”音同意合。当时,粉荷、白荷、黄荷从容摇曳,清香徐来。尽管未到全面采藕时段,我却突发品尝红花鲜藕的食欲。

行走丨包公故居,鲜藕无丝

由于包河公园东侧便是包拯墓园,我自然要前往礼拜。但见前墓室展示着3000余字的包拯墓志铭,为宋文宋刻实物;后墓室安放着金丝楠木棺椁,附墓区为包拯夫人蕫氏、子媳、长孙及后裔的墓葬地。从种种迹象表明,这里该是包公的真正栖息处。

记得我为此曾翻阅过宋代史料。颇具权威性的记述,当属南宋庆元年间淮南西路安抚司林至撰写的《重修孝肃包公墓记》莫属。淝水之畔也有墓志铭详述了包拯的生平。此时,恰有一对旅游团经过。一位貌似资深导游正在大声提示——有关包公安息处的未解之谜,在古庐州城,即合肥肥东的书店内,多有展示。

行走丨包公故居,鲜藕无丝

宋、明的朝廷为什么建两座包拯墓?为什么都有遗存下来的佐证?多代帝王、芸芸百姓甚至与大宋朝廷刀兵相见的契丹人都一向看好的清官之墓葬,似乎不该被敌对势力扬弃毁损,为什么非要设一座“疑冢”?为此,我百思不得其解。

行走丨包公故居,鲜藕无丝

我走出包河公园,边走边想,不觉回到酒店门前。既热情又善解人意的酒店领导,听我讲述一番游览后,特地让后厨烹制一番蜜汁藕羹。据说是用包河公园红花藕为原料。早餐间,我与陪同者再次询问包公究竟葬于何地?为何全国有几处包公墓地?对宋史颇有研究的陪同者大笑着说:“包公一生破解了无数谜案,到那个世界了,天地间总该给他老人家留下一个谜吧!”
那天,我只顾与当地人分析包公安息处。竟然在品尝包河红花藕是否‘’同体无丝(私)?

来源:中国旅游文学 (本文转载时有修改)

作者:心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