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坡子街】回家 | 周新

【坡子街】回家 | 周新总第428期

【坡子街】回家 | 周新

快然自足
(国画
)贾广慧

                                                               
前不久,老家亲戚带来了一条甲鱼,虽然不大,但说是野生的。我看了,让妻子把它养两天,等到周末家庭聚会时再杀,烧一盆甲鱼汤,让父母和弟弟们都来分享一下。
 

妻子把它放在洗衣盆里,放一点水,上面扣上盆子,将板凳放倒压在上面。

 

周五晚上,我发出邀请,周六全家人一起到饭店吃饭,并说明有野生甲鱼品尝,获得了好几个点赞。

 

周六早上,妻子说不敢杀,还是带到饭店让厨师去做为好,我表示同意。然而,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打开洗衣盆,甲鱼不见了。

 

妻子说没关系,跑不远,找一找。我先从厨房找起,找了一通,没有甲鱼的影子。考虑到卫生间有水声,甲鱼可能会到卫生间逃生。但洗脸柜下面和马桶背后都没有。几个平方的地方,一览无余,我确定不在这里。

 

看来只有扩大搜索范围。我和妻子手持强光手电筒在客厅、卧室、书房,甚至女儿的房间认真寻找,沙发都被翻了个底朝天,但很遗憾,没有找到。

 

家人早就到了饭店里,十多位,都在等着我们。我到了饭店,不好意思地告诉大家,实在抱歉啊,甲鱼昨天晚上跑掉了,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家人意见一致:甲鱼肯定在家里,只是找得不够仔细。我说下午继续找,晚饭的时候再吃。

 

下午,我吩咐女儿和我一起找,“重点排查”和“地毯式搜查”相结合。依然从厨房开始,再卫生间、客厅、房间,睁大眼睛,不放过每一个细节,一丝不苟,希望奇迹能够出现。不大的一套房子,足足花了一个小时,身上都出汗了,而结果匪夷所思,就是没有找到。

 

晚饭的时候,我向家人专题通报:甲鱼不在家里。如果还在家里,只能说明它的智商超过我了。如果还是在家里找到,这只甲鱼不能吃,要放生。家人都笑了,并且同意我的意见。

【坡子街】回家 | 周新

【坡子街】回家 | 周新

一连几天,我时不时想着这件事,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不知问题出在哪里。

 

四天后一个上午,妻子打来电话,说甲鱼找到了。我连问两遍在哪里找到的?妻子说,在女儿房间的大衣柜里找到的,它钻到叠好的棉大衣里了。好家伙!我对妻子说,养好了,别再让它跑了,星期六一早,我们将它放生。

 

我觉得放生也应该有一点仪式感,便让儿子、孙子、女儿和妻子共同参加。早上,我拿着塑料桶去菜市场买了几公斤活鲫鱼,然后带上甲鱼,五个人一起开车前往长江边。

 

江面壮阔,波涛翻滚。我们找到一处下脚的地方,把装有鲫鱼和甲鱼的塑料桶提到江边。我发现,之前甲鱼一直缩着头不动,此刻,它伸出头,在水桶里四脚不停地扒动,眼睛也睁得特别大,而且特别明亮,它应该是听到了江水拍岸的声音,那种渴望立即下水的狂喜劲儿可想而知。妻子说,快放了吧,你看它急的。

 

经过商量,决定先由女儿放鲫鱼,再由孙子放甲鱼。装有鲫鱼的塑料桶放倒江水中后,有的鲫鱼缓慢地游远,有的鲫鱼却在岸边转悠。孙子将塑料桶放下水的那一刻,甲鱼奋力地扒出桶外,直接就扑向江水,瞬间就消失了。

 

我正在想,是不是给孙子讲点什么有教育意义的话,突然,女儿惊喜地喊道:“你们看,甲鱼浮上来啦。”我定睛一看,果真在下游十几米远的水面上,它露出了水面,并且,真真切切地,它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很快又沉入水中。我们盯着水面,希望它再一次浮出水面,可等了很久,它再也没有出现。

 

妻子叹了口气问道:以后它会不会被人捕捞去?

 

儿子说,应该不会吧,至少十年不会。

作者简介

【坡子街】回家 | 周新

周新,生于1966年,江苏南京市人,祖籍安徽六安。东南大学土木工程专业,高级工程师。2011年到泰州高港从事“明发国际广场”项目的开发管理,担任总经理。业余爱好体育、文学、音乐。发表过《房地产成本控制》等多篇论文,出版过《爱莲诗集》等书籍。创作过《怀念孙城寺》《泰州美泰州情》等歌曲。

来源:泰州晚报 坡子街笔会 作者:周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